看着司马青上台,那拜月山长老眼中一丝冷意闪过。

  他看着刚刚下场的冷鑫,缓缓道:“既然如此,那冷鑫你就再上场吧。”

  说着,拜月山长老屈指一弹,三道灵气弹在冷鑫的身上,让他被封印的修为瞬间解开!

  看着站在湖水上的司马青,冷鑫冷笑一声,道:“是!”

  他缓缓折身,再次走上了湖面。

  “你要赌什么?”

  司马青轻轻握着手中青刀,淡淡道:“钱财都是身外之物。”

  “持剑持刀之人最珍贵的应该是手。”

  “不知道友敢不敢和我赌一只手?”

  “谁认输,自断右手!”

  此话一出,冷鑫的眼神猛然冰冷了下来。

  周围的三宗修士也是一愣。

  明明只是交流的赌斗,怎么气氛在第一场结束后,就有些惨烈了?

  这才第二场,竟然上来就要赌手?

  “好!”

  冷鑫缓缓开口:“井底之蛙,总以为天窄地小。”

  “你不会以为,刚刚那就是我的实力吧?”

  冷鑫缓缓走上湖心,身边的灵气沸腾,将整个湖面的水都操控了起来。

  一条条水蛇,被灵气控制着在水面伸出头来,让人看去有些头皮发麻。

  “不。”

  司马青缓缓道:“我从来不以轻视的眼光看人。”

  “我知道你很强。”

  “三宗的修士,若是只有那点水准,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那你还……”

  “但是。”

  司马青轻轻抽出刀来。

  青色的刀身,带着淋淋玉色。

  青釉铜母!

  看到刀身的时候,周围修士当即面色一变。

  这是一种及其罕见的材质。

  青釉铜母只会在玉矿和高品质的铜矿中产生。

  而且,这个玉矿普通的玉矿还不行,必须是灵玉的矿脉才可以。

  只有在两个条件达成的时候,才会出现青釉铜母。

  这是一种价格很高,但是定位却比较尴尬的材料。

  青釉铜母的密度极高,这让它拥有极端的坚硬,但是却也拥有了极高的重量。

  同时,青釉铜母是很好的灵气附着材料,但是却无法反馈给修士。

  简单来说,一般的修士战斗,会将自己的灵气涌入兵刃。

  但是在战斗的过程中,会因为战斗状况,不断地控制兵器中的灵气,从容不迫的变招拆招。

  青釉铜母不行。

  它就像是矿石中的貔貅,只吞不出。

  任何灵气都可以进入它的身体中不断增强,但是却无法让灵气从青釉铜母中释放出来,反馈给修士。

  所以用青釉铜母制作的兵器,虽然是公认的强大,但是很少有修士会购买。

  只有对自己无比自信的人才会购买这种的材质。

  因为这种人自信,不会浪费灵气。

  此刻,司马青的声音平静,但是却瞬间掀起轰然大波!

  “但是,我认为三宗灵元再强。”

  “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这一场,你能挡住我一刀。”

  “我输。”

  “你!!!”

  这一句话,让冷鑫瞬间目光阴狠。

  羞辱。

  这是对他的绝对蔑视和羞辱!

  司马青的声音不大,但是中气十足。

  在场诸位都没有弱者,哪怕是三品的官员,也大部分都灵元的实力。

  所以,司马青的话,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人是谁?”

  “不认识,是大唐的人。”

  “看他的样子,修为和冷鑫一样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万神祖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只为原作者青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衣并收藏万神祖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