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旋地转,晕头转向,光怪陆离,血液不由开始加速、心跳不由开始紊乱,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霍登可以明显察觉到,侍应生之间的骚动,不少视线都在偷偷打量着,不经意交换的视线都难以隐藏自己的亢奋和激动,似乎终于窥探到了上流社会私密生活里的一个角落,隐藏在光鲜亮丽华服底下的奢靡肮脏角落。

  显然,侍应生们脑海里的猜测有着诸多共通之处。

  但对于霍登来说,真正的奇怪部分恰恰就在于这里,这“只是”一个玩乐派对吗?

  没有什么秘密,没有什么阴谋,他此前的推测全部都被推翻,哈福特先生的宴会根本就没有什么惊天阴谋,不过是一个玩乐派对?

  最多出格一些的话,侍应生也是玩乐的一部分?但是,这样的玩乐派对又是怎么走向如此错综复杂境地的?塞缪尔和霍登-赫洛又是怎么回事?灵兽呢?邪神呢?教会和贵族呢?

  兜兜转转一圈的最后,就只是为了区区一个玩乐派对?

  眼前的神秘,没有能够解开答案,反而是衍生出了更多问号,脑海里的记忆碎片也没有能够帮上忙,反而是越发模糊越发朦胧,这让霍登越发警惕起来。

  派对,开始了。

  “啊……啊啊啊……啊……”

  空灵而神圣的哼唱,没有歌词,只是顺着旋律哼唱着,如同乌玛尼男神的光芒洒落在茫茫大地一般,从来不曾倾听过的曲调却带着一股安详与静谧在整个阿瑞纳宫内蔓延开来。

  仅仅只有钢琴的伴奏,没有任何多余的繁琐修饰,粗犷的哼唱与轻盈的琴音交织在一起,宫殿之内的圆形穹顶自动制造出回音效果,在屋檐之下久久激荡着,仿佛站在悬崖峭壁之上,眺望无边无际的广袤平原和辽阔苍穹,心胸的豁然开朗让所有杂乱思绪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噢……噢噢噢……噢……”

  细细地,能够捕捉到喃喃细语的歌词,耳朵却无法清晰捕捉,如同经文一般晦涩难懂,但高昂的钢琴旋律却赋予那些吟唱与众不同的质感,心神激荡,就连血液都忍不住跟着沸腾起来。

  光怪陆离的景象让人从现实之中剥离,似乎进入了一个虚幻的影像之中,无法自拔。

  侍应生们被安排在了各个不同宴会厅的不同位置,霍登也不例外,他双手交叉在身前,安静地站在宴会厅的门口,作为迎宾的姿态迎接所有宾客进入宴会厅之内,然后陆陆续续就可以看到客人登场。

  宾客们全部携伴登场,有的是两人,一男一女;有的是三人,两个女人或者是两个男人搭配一个异性;有的是多人,两个男人搭配三个女人,一个女人搭配四个男人,各式各样的不同组合都能够找到。

  但是细节,却有着诸多不同,一眼就能够识别出来——

  宾客与伴游,从着装就彰显出了位置的不同,也标识出今晚宴会的角色,鲜明的对比让玩乐与被玩乐的位置彰显出来,朦胧的张力就这样缓缓浮出水面。

  显而易见地,哈福特先生的晚宴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只为原作者七七家d猫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七家d猫猫并收藏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