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虎的护盾坚持了十三秒。

  这十三秒让陈锋飞完了最后300万公里的路程,顺利脱离伽马射线暴的笼罩范围,并悬停在射线暴途径路径的五十米开外。

  他的战甲护盾系统已经不再报警,脑袋里也没有撕裂疼痛了,安全了。

  陈锋的战甲手臂上连着根长长的半刚性绳子。

  绳子的另一端是测试仪。

  测试仪刚好脱离射线暴的覆盖范围不足一米。

  就在刚才那段时间内,测试仪已经完成了射线暴的特性分析。

  接下来只需要分析穹顶被轰开的洞口处的特征变化即可。

  陈锋呆呆看着前方。

  他的量子智能也已经失效,他无法得到任何外部信息的支撑,只能靠肉眼判断。

  由于穹顶破开个洞口,蔚蓝色的光辉已然彻底消散。

  恐怖的超量伽马射线暴正化作巨大的圆柱自远处的黑洞飞来,与他擦身而过,直通往遥远的太阳之影。

  射线暴凝聚成了直径两亿一千万公里的撑天巨柱,无比震撼人心。

  肉眼看过去虽是一片虚无,但透明至极,但远处小行星带与棱舰交战爆发出的光芒在传递过来时,影像却影影绰绰扭曲变形。

  不仅如此,随着射线暴的强度一直维持下去,当光芒透射进入之后,也会被卷动着弯曲,顺着射线暴一直往太阳之影而去。

  陈锋很快便看不到交战地带的光芒了,眼前前方射来的光芒凝聚而成的场景,变成了棱舰的影子。

  眨眼后,棱舰再消失,又变成了上方被弯扭的星空。

  这证明光线被扭曲的程度越来越深了。

  那些先前还在追击陈锋的刀锋螂,在肉眼视觉上早已凭空消失。

  被射线暴覆盖的刀锋螂并未追击出来。

  陈锋在脱离之前,隐约见到了几个刀锋螂试图折跃离开,但折跃空间层刚刚出现,便引发三重空间剧烈震荡,被当场撕裂为齑粉。

  此时他身边数公里内空无一物,远处的少量刀锋螂也不再尝试以折跃方式向他靠近。

  他明明身处战场中央,但不断变化的局势,却让他难得的得到了片刻安宁。

  一宇宙,一星系,一直径两亿一千万公里的蕴含恐怖能量的扭曲空间,一人。

  陈锋转过身去,看向远处已经失去全部动力,陨石般笔直飘向远方的黑色物事。

  那是丁虎的战甲。

  但比起其他练就一身绝技后征战沙场的战士的声名显赫,丁虎在有所成就后甚至都没能正经上个战场杀个敌。

  这是他第一次出征,却以最悲壮的姿态悄无声息的死法。

  甚至只有陈锋知道丁虎刚才到底做了什么,完成了多么不可思议的操作。

  折跃。

  在陈锋都不敢折跃的混乱空间里,丁虎强行开启了一次折跃,然后成功跳跃到了陈锋头顶。

  这操作简直堪称奇迹。

  只恨当时量子网络与传统射电网络的信号根本无法传递,陈锋不知道丁虎是如何实现的奇迹操作,也没有任何视频资料被保存下来。

  丁虎的丰功伟绩,只会存在于陈锋的记忆中。

  当然,那也可能只是运气,亿分之一的概率,他拼了,并成功了。

  短暂安定后,终于又有少量刀锋螂调整过来状态,开始往陈锋的方向靠拢。

  比起正常状态,这些刀锋螂的动作显得笨拙很多。

  失去量子网络的协助,刀锋螂也只能纯粹靠自主智能。

  很显然,它们的自主智能很弱。

  战甲中的陈锋拧了拧脖子。

  现在的自己也只有全手动模式,倒也好,就试试,看看大家都赤膊上阵谁强谁弱。

  事实上,陈锋最擅长的战斗方式其实是无辅助肉搏。

  在综合水平领域,他比这条时间线里的个人战力第二上限高200%,但在手动模式里,一个他能打十个林布还绰绰有余。

  当文明拥有量子层面的精微通信能力时,注定会在无意识间对超级量子智慧与无延时大通量智能网络形成极强的依赖性。

  这是科技文明发展的必然。

  除非像猎户臂内某些低重力行星上以肉身进化的方式为主,最终进入宇宙的异种生物。

  但这类生物基本没有记忆与人格。

  只有陷入完全假死的归零静寂状态,才可能以“肉身”完成宇宙远洋航行。

  此时的异种生物介于生物与非生物状态之间。

  譬如人类曾发现的岩石生命,按照人类最初的定义,该岩石生命只能算得上一块具备贮存能力的强磁矿石而已。

  如果陈锋也生在如今的三十一世纪,倒真会如其他人一样,平生所学大半都在如何更有效的发挥智能辅助装备的作用上。

  幸好事实并非如此,他出生于自动化程度远不及每条时间线里的三十一世纪的二十世纪末,他最初接受的军事训练,是还需要人在机械里进行如同开挖掘机一般的高强度操作的老式装甲。

&em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只为原作者火中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中物并收藏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