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日子里,和好的两个人又开始结伴捕猎。

  说是捕猎,其实是景珩找了处僻静的地方,亲自教导秦笑笑箭术。几天下来,秦笑笑学的有模有样,大约每射出十支箭,有那么两三次能射中十丈外的箭靶。

  作为奖励,景珩把元和帝赏下来的破日送给了秦笑笑。

  虽然秋猎比赛第一天猎场上发生了那场意外,但是景珩依然是获得猎物最多的人,破日赏给他名正言顺。

  原本他就打算把破日送给秦笑笑,结果那天闹的不欢而散,破日就没能送出去。后来两人和好了,他担心秦笑笑不收,就以奖励的名义送给了她。

  以秦笑笑的臂力,暂时拉不开破日。她将破日仔细收起来,平时就用普通的弓学习箭术。

  这天,秦笑笑咬牙练了半个时辰的臂力,直到手臂打颤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她放下弓箭一屁股坐在地上,忍不住冲景珩撒娇:“鲤哥哥,明天就要启程回去了,今天少练会儿吧?”

  换作以前,景珩定会冷着脸拒绝,现在么,他直接把水囊塞到她手里:“累了便休息,不急。”

  “嗯嗯,鲤哥哥最好了。”秦笑笑喜笑颜开的接过水囊,打开塞子急切的喝起来。

  她太渴了,喝的猛了些,有水顺着她的嘴角溢出来,沿着她修长白皙的脖颈一路往下,隐没在浅色的领子里。

  景珩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秦笑笑,不自觉的被那几滴流动的水吸引。看到水迹消失在她衣领间,放在膝盖上的右手情不自禁的动了动。

  “鲤哥哥,你怎么了?”秦笑笑喝够了,刚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农女的锦鲤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只为原作者暮夜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夜寒并收藏农女的锦鲤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