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王嘉顺、聂浩然应付马上就到的巡捕,我和地藏、李俊峰驱车赶往孟胜乐所在的医院。gmshuwu.com

  半道上,我兜里的手机突兀震动,见到是秦正中的号码,我皱着眉头,不情不愿的接起:“什么事中哥?”

  电话那边的秦正中,声音异常冷漠:“你在哪?”

  “医院。”此刻我想瞒他,已经不太现实,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乐子受伤了,不管有什么事情,等我看完他再谈,好吗?”

  “我就在他缝伤的医院门口。”秦正中沉默一下后,挂断了电话。

  我恨恨的拍了拍额头咒骂:“操!一颗老鼠屎毁了满锅汤。”

  现实再一次用生动的一课教给我什么叫做变化莫测,我想过可能会发生意外,也想过李倬禹、高利松不是那么轻易上套的傻子,可唯独没有算到,崩盘竟会从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卒子开始。

  医院正门口处,一台闪烁着红蓝警灯的巡逻车不偏不倚的停在路边,身着制服的秦正中背靠车门,夹着烟卷正在跟什么人讲电话,见到我从车里下来后,他轻喃几句,随即直愣愣注视我。

  “你俩先去看看乐子吧。”我弓身朝着车内的地藏和李俊峰摆摆手。

  等只剩下我俩后,秦正中长吁一口气道:“兄弟,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啊,搞出来这么大的阵仗,你教教我应该如何处理?”

  “对不起,我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我诚心实意的弯腰道歉:“那个姜年已经到你手里了吧?你想跟我怎么算我都认。”

  “到是到了,可特么我要死人有什么用!”秦正中立时间提高调门,指着我胸脯咆哮:“你告诉我,朋友之间互相信任,你对我的信任呢?搞这么大的事情之前,能不能提前跟我通个气,哪怕我不支持,至少也不至于像现在如此被动吧。”

  我懵了一下子,不可思议道:“等等,你说姜年死了?”

  “王朗,都到这时候,你觉得还跟我演有意思吗?”秦正中怒不可遏的喷着唾沫星子叫嚷:“姜年死了,李倬禹和高利松年三十的祸乱确实变成了铁打的事实,他俩会很难受,可你呢?你难道能比他们好过多少?首先,杀姜年的那个小孩儿,必须交出来,这事儿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其次你来想办法把事态压下去,尤其是姜年的家里人那边,赔偿必须到位!”

  我搓了搓双手,盯盯望向他:“中哥,你确定姜年真的死了?”

  “刀戳心脏,换成是你还能活吗?”秦正中从兜里掏出手机丢给我:“喏,自己看吧,这是你的人和高氏集团开战那个街口的摄像头拍下来的,目前监控录像已经被我扣下来了,只要高氏集团不声张,应该可以大事化小。”

  我迫不及待的戳开录像,秦正中应该是只截了一段录像,画面刚开始时候,已经是两边的混战,孟胜乐、董咚咚、大壮和姜铭拎刀正跟一大群小青年推搡互打在一块,视频没有声音,但可以看得出来战况有多激烈,两帮人的身上都有血迹和伤口。

  最引我注意的并不是他们,而是车旁边的阿彪和张千璞竟然和谢鸿勇扭打在一起。

  没错,我绝对没看错,两个生慌子竟然死死薅拽着高利松旗下的第一打手谢鸿勇血拼。

  画面中的谢鸿勇左手掐着阿彪的脖颈,右手紧攥大攮子上下挥舞。

  阿彪非但没有退让,反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同样握着卡簧捅在谢鸿勇的身上,旁边的张千璞也毫不犹豫的冲谢鸿勇背后补了一下。

  谢鸿勇吃痛的踢翻张千璞,结果又被凶悍的阿彪怼了一下,此刻的谢鸿勇貌似打出来真火,不管不顾的掉转身子将阿彪按到在地上。

  视频虽然没有声音,但是透过两人嘴型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很可能是一边对骂,一边互扎。

  可阿彪毕竟年龄小,力气也要小不少,互爆了也就一两分钟左右,他整个人已经支撑不住,背靠着车门几乎瘫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头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只为原作者寻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寻飞并收藏头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