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娘就算当选太子妃与大将军又有什么关系呢?大将军不过是十七娘的伯父而已。可是如果大将军自己的女儿当选太子妃的话,大将军将来就是国丈。亲疏有别,大将军难道不懂其间的道理?”

  周梓卿说完,漫不经心端起茶几上的茶呷了一口,仿佛刚才那一番挑拨兄弟的心机言论并不是出自他的口。

  楚蔚面露为难之色。

  他没有立即反驳与拒绝,而是低头沉默着,周梓卿知道他内心在纠结与自我斗争。

  于是,他起身,折扇扇柄在手上敲了几下道:“大将军不必急于回答我。毕竟是收义女的大事还需好好斟酌才是,本宫给大将军十日为期,好好考虑此事,再给本宫答复如何?”

  太子殿下都如此说了,如果楚蔚还矫情,甚至马上就拒绝的话,未免太不尽人情,毕竟是君臣之分,不能不顾及。

  “是,殿下。”

  楚蔚内心千言万语,各种挣扎,如万马奔腾,最终却只化成了三个字。周梓卿走出侯爷府,唇边笑容敛去。

  要让楚蔚收哑巴为义女,需得再使一些心计不可。

  周梓卿一走,楚长秦便来拜见楚蔚。

  楚蔚颇感意外:“太子没有去找你吗?”

  他以为太子会顺道去看看。楚长秦。

  楚长秦自然没有告诉父亲自己与太子之间发生的不愉快。

  他道:“大概太子有事急着离开,没来得及去看儿子。”

  楚长秦说着话锋一转:“父亲,太子殿下专程来找你是为了什么事?”

  楚蔚随口说道:“他来是为了让我收一个女子为义女。”

  楚蔚说完又觉不妥,对楚长秦道:“相哲,你与太子殿下交好,太子殿下既然来求助咱们,便将此事视为机密,是对咱们的信任,你可不能再十七娘和你二叔跟前说漏嘴。”

  楚长秦心下震惊,本能闪过念头:太子为何要对父亲提出这样一个请求?太子为何要父亲收一个女子为义女,收那女子为义女的目的是什么?

  “不知殿下要父亲收谁为义女?”楚长秦问道。

  楚蔚愣住:刚才光顾着纠结答应与不答应,倒是忘记问太子要他收谁为义女了。

  “太子殿下没有说,我也忘了我。”楚蔚面露羞愧之色。

  “太子殿下怎么突然要父亲收义女呢?”

  楚长秦这么一问,楚蔚一拍脑袋问道:“相哲,皇上为什么要举行太子妃竞选这个活动呢?是不是因为太子喜欢上了一个女子,皇上看不上那女子的出身,于是折中想出了一个竞选太子妃的方法。”

  楚蔚说着又“哦”了一声:“我明白了太子要为父收的那义女便是这太子的意中人吧。相哲,你和太子交好,太子的意中人是谁,你一定知道。”

  这话让楚长秦黑了脸。

  一切仔细这么一想,就都联系上了。

  哑女是七品县令的女儿,出身低微,没有资格参选太子妃,于是太子殿下想到了一招,让父亲将哑女收为义女的办法。

  一旦父亲答应了这个请求,那么哑女就成了自己的妹妹。

  兄妹相爱便是乱伦。

  这个太子……

  楚长秦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不知该夸太子聪明呢,还是恨他机关算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哑女医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哑女医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