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清油黑帷马车出了刑部大牢,向着皇宫的方向。

  御史中丞目送着马车消失在浓浓夜色里,便转身进了刑部。

  平安交接清楚便好。

  而在马车内,一双眼睛正透过车窗目送御史中丞的背影,待御史中丞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内,马车窗帘旋即放下,随之便从马车内传出一声低低的命令:“调头!”

  马车车夫一声低斥,马头被轻轻掉转,向着夜色中另一个方向,神不知鬼不觉地失去了踪迹。

  女刺客蒙在眼睛上的黑布被拉下,她模糊的视线好一会儿方才适应了室内的光线。

  室内只亮着一盏油灯,一张清俊的男人的面孔映入眼帘。

  对于审讯自己的男人,女刺客怎么会忘记?

  不是说好带自己去面圣吗?

  怎么会到这样一个小密室里来?

  “你们大周的皇宫就是这么寒酸?”女刺客讥讽道。

  “你这么想死吗?”楚长秦脸上云淡风轻的笑。

  大周的皇宫自然富丽堂皇,只是一旦见过了大周的皇帝,女刺客的命运也就终结了,菜市口便是葬身之地。

  女刺客不解:“难道落入你们之手,我还可以有活路吗?”

  她早就做好受死的准备,只不过不想连累公主罢了。

  “你和你拼命想要维护的幕后主子,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你可想明白了?”

  做到不连累,便是最好的安排,难道她还可以和公主一起活着?难道她还可以留着命为公主继续效忠?

  看着女刺客不定的神色,楚长秦笑笑:“你若见到了富丽堂皇的大周皇宫想必就没机会了,但是你到了这间密室,便有机会。”

  女刺客一喜,旋即看着楚长秦的目光充满怀疑。

  楚长秦送给她八个字:“事在人为,机不可失。”

  女刺客不解:“你想要什么?”

  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所有的事物均是考量后的结果。

  “现在我要去见你的主子。”楚长秦说道。

  女刺客立刻警觉起来,她并不未明说出黛安公主的身份,这狡猾的男人是在套自己的话。

  楚长秦一眼就看穿了她,笑道:“既然你和你同伙的行动是擅自行动,想来你们的主子并不知道你们的行踪,不知道有人殉了身,有人成了阶下囚,这会子指不定在质子所急成什么样了,她再等不到心腹婢女的消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不顾后果的事情来,如果有人放出消息,让她知道你们行刺未果,身陷囹圄,你说她会不会闯进皇宫铤而走险救人?”

  “够了,你到底想怎样?”

  女刺客急不可耐。

  楚长秦已经说出了质子所,显然她对她的身份已经完全洞悉。

  女刺客眼里汪着泪,“我死不足惜,只求你开恩,放过黛安公主!”

  楚长秦心里石头落地,果然是黛安。

  “你有力气哭,不如仔细想一想,我如果真的想要至你于死地,不送你去面圣,反而将你带到此处,我到底图什么?”

  “我也想知道将军到底图什么。”

  “你只是小小婢女,我有图谋自然也不能冲着你,”说着,楚长秦的手往前一伸,“取你身上信物一用,我好替你去向你家公主报平安。”

  女刺客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哑女医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哑女医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