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怡香院自然是热闹非凡的,楼上点着各种颜色的灯笼,很是显眼,加上在洛颜儿的出谋划策下,增加了很多新鲜有趣的表演,引得寻欢客流连忘返,每晚都是如此火爆,现在已经成了京城最有名气,做火爆的青楼了。

  门口有热情揽客的姑娘们,虽然是寒冷的冬天,依旧阻挡不了寻欢客的脚步。

  一辆马车停在了怡香院的门口,蓝羽辞从马车里走下来,看到门口卖弄风骚的风尘女子,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禁军朱毅见状,小声询问道:“公主,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公主身份尊贵,这种地方不适合您进去。”

  “你们右相难道身份不尊贵吗?他都能进去,我为何不能进去,走。”蓝羽辞迈步朝怡香院里走去。

  杨妈妈正在一楼大厅里招呼客人,看到蓝羽辞和朱毅进来,立刻迎了过来:“哎呀两位公子看着有些面生啊!今晚是第一次来我们怡香院吧!”

  朱毅有些不自在的往后退了一步,一看便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蓝羽辞见状突然有些自责,这位禁军应该没来过这种地方,自己带他过来,不会把他教坏吧!

  蓝羽辞从腰间荷包里掏出一锭金子,冷声道:“要一个最好的包间,另外,你跟我到包间来,我有话要问你。”

  杨妈妈一看到金子,立刻两眼放光,开心的直点头道:“好好好,公主楼上请。妈妈我随后就到。”说着伸手便要去抚摸蓝羽辞的胸口。

  蓝羽辞一个冷冽的眼神扫过去。

  杨妈妈吓得立刻将手收回来,热情的招呼道:“两位公子快楼上请,春花,快带两位公子去风华间。”

  “来了。”一位年轻女子搔首弄姿的来到二人面前,朝二人抛了个眉眼,做了个请的手势道:“两位公子楼上请。”

  蓝羽辞和朱毅朝楼上走去,来到了风华间,外面的吵杂喧闹立刻被隔在了门外。

  蓝羽辞打量了眼包间内的装修,还挺雅致的,没有了外面的酒臭味和脂粉味,感觉像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包间的隔音效果也很好,里面的摆件都很精致,虽然不是价值连城的东西,但可看出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别有一番味道,看来这间店的老板很会做生意。

  只是蓝羽辞不知,以前怡香院的包间里可不是这样的,以前的包间,隔音效果不好,房内的?人能听到外面的声音,外面的人也能听到里面人在做什么事。

  而且装修,摆设大红大绿,让人看了很扫兴。

  自从洛颜儿与怡香院合作之后,将店内的装修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调整,因为能要得起包间的人,即便不是身份不凡,也都是些富家子弟,定很讲究,所以包间内一定要与外面有很大区别,这样才会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会让他们觉得自己身处的地方瞬间上了档次。

  在洛颜儿的大整改之下,怡香院从京城不怎么起眼的青楼,变成了首屈一指。

  杨妈妈每天看着络绎不绝的客人,笑的那叫一个看不到眼啊!

  把洛颜儿当财神爷似的供着。

  蓝羽辞走到桌前坐下。

  春花笑意盈盈的凑过去,刚要靠近蓝羽辞。

  蓝羽辞冷冷的开口:“你可以出去了。”

  春花虽然有些不舍,可这位公子的气场和眼神让她畏惧,只能盈身道:“公子若是有需要,再叫春花,记住奴家叫春花哦!”然后依依不舍的出去了。

  朱毅恭敬的站在一边。

  蓝羽辞看向他笑问:“我看男人好像都很喜欢这里,既然来了,我也给你叫两位姑娘,让你好好快活快活吧!”

  朱毅一脸惶恐的拱手道:“公主莫要与小的开这种玩笑,小的是奉命来保护公主的,不是来找乐子的。”

  “现在本宫不需要你保护,你可以去玩玩。”蓝羽辞淡笑道。

  朱毅却一脸正气凛然道:“小的绝不会与这里的姑娘鬼混,若是被母亲知道,定会很生气的。”

  “为何?”蓝羽辞好奇的问,觉得这位年轻的禁军品行不错。

  “母亲说这里的女子都不干净,好男儿不应该来这种地方,万一染了病,一辈子就毁了,小的还有父母要孝敬,弟弟妹妹要照顾,绝不能生病,也不能在这种地方浪费钱挥霍。”朱毅如实道。

  蓝羽辞听了,对这位禁军的印象很好:“你母亲把你教育的很好。若是萧墨尘那个混蛋也有这样的认知就好了。”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

  “进来。”蓝羽辞冷冷的声音从房内传出。

  杨妈妈扭着自己的老腰走进来,脸上堆着灿烂的笑容道:“公子,妈妈来了,不知你叫妈妈过来所谓何事?”

  “我想问问你,右——”蓝羽辞要出口的话突然停住了,萧墨尘是右相,刚才来的路上,询问了朱毅,傲岳国朝中有规定,在朝为官的官员除非是公务需要,否则不准来这种烟花之地,即便皇上知道萧墨尘经常出入这种地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管他。

  虽然朝中有这种规定,但若是他们偷偷的来,皇上又岂会知道,不过他们一定不会说自己是何人,即便这里的妈妈和姑娘知道,也会替他们隐瞒的。

  所以这里的人不见得知道萧墨尘的身份,即便是知道,也会装作不知道,若是自己直接问右相在哪里,反倒会提高妈妈的警惕,而让自己找不到人。

  快速在心中做了一番分析之后,蓝羽辞看向杨妈妈,唇角微勾,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道:“今日本公子来这里,是听一位朋友介绍来的,他姓萧,听说他今晚也来了怡香院,不知妈妈这里可有一位姓萧的公子?”

  杨妈妈听后笑了:“公子这话问的可就难住妈妈了,我们怡香院每晚招待那么多客人,这姓萧的公子也不止一位,不知公子要找的是哪一位萧公子呀?”

  蓝羽辞从荷包里再次拿出一锭金子放在了桌上,淡淡一笑道:“这位萧公子人长得可说是人中龙凤,有才华,有气度,喜欢穿一身白衣,墨发半扎,手中喜欢拿一把折扇,妈妈好好想想,若是想到了告诉我,这锭金子,就是您的了。”蓝羽辞相信这个老鸨知道自己说的是何人,从进来到走到包间里,她有打量这里的寻欢客,虽不能说来这里的男人长得都很普通,但像萧墨尘那种长相和气度的,还真没有,所以他一出现,绝对会成为这里的焦点,而且他经常出入这种地方,老鸨对他肯定非常熟。

  杨妈妈看着桌上的金子,两眼放光,一拍手道:“公子这么一说,杨妈妈还真有些印象,绝色间的那位萧公子,应该就是公子要找的人。”

  蓝羽辞满意的笑了,拿起金子扔给了杨妈妈,起身朝外走去。

  “公子,您真的是萧公子的朋友?”杨妈妈担心的问,看这位公子的气质不凡,想必定不是一般的人物,而那位萧公子,虽然他没有说自己是何人,但她杨妈妈在这种地方待了这么久,从萧公子第一次来,她便猜到了他的身份,只是假装不知罢了。

  这位公子一来,出手阔绰,不看他们这里的女子一眼,直接打听萧公子的人,不知真的是朋友,还是来找麻烦的。

  蓝羽辞停下脚步回头冷冷的看了杨妈妈一眼道:“做好你的事,少打听,否则——”下面的话不说,她相信老鸨也明白。

  老鸨陪笑着点点头。

  蓝羽辞带着朱毅朝绝色间走去。

  “赵兄,你输了,快喝酒。”萧墨尘的声音从虚掩着的包间里传出来。

  “萧兄,你这文采,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这喝酒吟诗我是真的不行。”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传进蓝羽辞的耳中。

  紧接着另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传来:“赵兄说的没错,萧兄在这里与我们比文采,那就是欺负我们,谁不知萧兄的文采是天下一绝啊!咱们玩点别的吧!”

  “那好,你们说玩什么,萧某今天奉陪到底,咱们不醉不休。”萧墨尘豪爽道。

  “萧兄,你今晚打算在怡香院过夜?这不好吧!你现在可是负责保护南华国公主的安全,你若是留宿在这里,驿馆里那位公主出了什么事,我们岂不是也会被牵连?”

  萧墨尘不悦道:“你们俩给我闭嘴,正高兴呢!提那个刁蛮公主做什么,扫兴。”

  蓝羽辞听到这话,脸色阴沉的可怕。

  朱毅见状,在心中感叹道:右相,你自求多福吧!

  “我听说南华国公主长得可是标准的大美人,你不就好这口吗?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接触到南华国的大美人,若是你能把南华国公主给拿下,那可是你的本事。”

  “就是啊!我们还没见过南华国的美人是什么样的呢!你能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还不好好把握机会。”

  “你们可饶了我吧!那个刁蛮公主我可没兴趣,虽然长得还算不错,但一言不合就动鞭子,脾气大的吓死人,这些日子我负责保护她的安全,那可是心惊胆战,给皇上办事我都没有这般小心翼翼过,像她那种暴脾气的女人,就是白送给我,我都不敢要,还是我们傲岳国的美人够温柔体贴,是不是?”看向身边的美人儿。

  美人羞涩的笑了,娇羞道:“公子好坏。”

  “美人,你说接下来我们玩什么游戏?”萧墨尘看着身边的美人问。

  “砰!”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了。

  蓝羽辞和朱毅走了进来。

  萧墨尘看到走进来的人,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蓝羽辞看到萧墨尘左拥右抱,心底没来由升起一股怒气,这个贱男人,果然在这里。

  而另外两位陌生男子不认识蓝羽辞,不悦的质问:“你说呀?竟敢闯我们的房间,是不是找死?”

  “唰!”蓝羽辞将放在身后的鞭子抽出来,往他们桌上一挥。

  美人们吓得尖叫。

  蓝羽辞怒斥道:“闭嘴,不想死的都给我滚出去。”

  美人们吓得立刻跑了出去。

  蓝羽辞冷冷的扫向另外两位陌生的男子。

  两位男子壮起胆子道:“你是何人?知道我们是谁吗?”

  蓝羽辞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我不管你们是何人,我的目的是萧墨尘,你们若是不想给他陪葬,就赶紧滚。”

  “你,你可别乱来,这里可是天子脚下,萧,萧兄可是当朝右相,若你敢伤他,皇上绝不会放过你的。”

  “没,没错,你若是现在磕头求饶,或许我们还能放你一条生路。”另一个男子吓得声音颤抖道。

  蓝羽辞的鞭子一挥,一把勒住了男人的脖子:“不怕死是吧!我成全你。”

  “住手。”萧墨尘见状终于开口了,被惊吓走的魂收了回来,看向蓝羽辞道:“他们与你无怨无仇,你别伤害他们。”

  “右相大人还挺讲义气。好,我给你这个面子。”收回手中的鞭子。

  被勒住脖子的男子一阵咳嗽,眼神惊恐的看着蓝羽辞,窒息要死的感觉真的很可怕。

  “还不滚?”蓝羽辞冷声质问。

  二人看向萧墨尘,在一起玩这么多年了,真的不忍心将他一人留在这里送死。

  萧墨尘看向二人道:“我没事,你们先走。”

  “萧兄多保重。”二人吓得立刻跑走了。

  跑出去之后,不免摇头叹息。

  其中一位说:“这到底是何人啊!如此张狂。”

  “那位公子可是一个女人,定是萧兄在哪里惹下的风流债。”

  “唉!萧兄,自求多福吧!”二人赶紧跑走了。

  萧墨尘看着蓝羽辞心惊胆战的勾唇笑道:“公主好雅兴,原来公主也好这口啊!早知道公主也喜欢这种地方,本相早就带你来了,像公主这种性格的人,的确不适合做女人,没想到你真正喜欢的竟然是美人儿,虽然这种事情传出去会让人不齿,但你放心,我绝对会替你保密的,而且我告诉你,这怡香院新来的几位姑娘,脸蛋漂亮着呢!身段也好,会弹琴,会唱歌,还会跳舞,跳起舞来那身姿,绝对与公主有的一拼,公主见了定会喜欢的,我现在就——”

  “闭嘴。”蓝羽辞实在听不下去了,手中的鞭子气愤的朝他挥去。

  萧墨尘眼疾手快,一把扯住了朝自己挥来的鞭子,否则自己这张盛世美颜可就毁于今晚了。

  “公主,在下说的难道不是你心中所想?”

  “我没有你那么无耻。萧墨尘,你不是男人。”蓝羽辞气愤的骂道。

  萧墨尘听到这话却笑了:“公主,你在这种地方说我不是男人,这话自己听着不觉得可笑吗?若我不是男人,怎会来这种地方,还是让本相找个美人来当场给公主证明一下看看。”

  “你——”蓝羽辞想扯回自己的鞭子再挥过去,结果却被萧墨尘紧紧的拽着。

  萧墨尘得意的看向她挑挑眉。

  蓝羽辞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抬脚踢向旁边的凳子。

  只见凳子像是长了眼般朝萧墨尘飞过去。

  萧墨尘为了躲避凳子,只能松开蓝羽辞手中的鞭子。

  蓝羽辞见状,收回鞭子,快速朝萧墨尘挥过去。

  萧墨尘赶忙躲闪,纵深朝外飞去。

  蓝羽辞再次快速挥鞭,鞭子缠住了萧墨尘的脚踝,被硬生生给从半空扯下来,重重摔在了地上,看着都痛啊!

  萧墨尘痛的呲牙咧嘴,忍不住埋怨道:“你这个刁蛮女。”

  蓝羽辞依旧不罢休,再次扬起手中的鞭子挥过去。

  萧墨尘吓得赶紧在地上打了个滚,躲过了重重挥来的鞭子,不悦的瞪向蓝羽辞质问:“你疯了?真要杀人啊!”

  “像你这种无耻之徒,就该杀。”气愤的再次挥鞭。

  萧墨尘见这个刁蛮公主不是闹着玩的,真的生气了,赶紧从地上弹起来,躲开她的鞭子。

  蓝羽辞却没有要饶过他的意思,鞭子一下下的朝他挥去。

  萧墨尘一边躲闪一边说道:“蓝羽辞,你别欺人太甚,你真的以为本相打不过你嘛!本相看你是南华国的公主,来傲岳国为了两国结盟之事,所以我才不与你打,你若是再这般咄咄逼人,本相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少废话。”蓝羽辞步步紧逼。

  在楼下招呼客人的杨妈妈听说楼上发生了打斗声,打算上来看看,刚要上楼,便见一个白衣身影被人从楼上摔了下来。

  “啊!”一楼大厅的众人见状,吓得纷纷尖叫,有胆小的立刻吓得跑走了。

  而胆大的则退到一旁看热闹。

  杨妈妈见状,担心的喊道:“唉哟!这是发生了何事?怎么还动起手来了呢!萧公子,你没事吧!”

  萧墨尘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快速朝外跑去。

  蓝羽辞从楼上飞下来,立刻追过去。

  朱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爆笑王妃宠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只为原作者水云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云行并收藏爆笑王妃宠翻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