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颜儿和百里御风转过身来,看向百里云畅的眼神带着冷漠。

  “我和你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卑鄙无耻的小人。”洛颜儿冷声讥嘲。

  “颜儿,不管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做伤害你的事,若是我真的做了,那定不是我心中所愿。”百里云畅注视着她认真道。

  洛颜儿却冷笑道:“我懒得听你废话,风风,我们走。”

  “好。”百里御风和洛颜儿一同离开。

  百里云畅看着二人离开的身影,嘴角划过苦涩的笑,心好痛,颜儿,孤真的失去你了吗?

  叹口气,痛的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底划过一抹怨恨,迈步朝凤安宫的方向走去。

  皇后已经得知了御书房发生的事,很生气:“没想到那个南华国公主竟然帮着洛颜儿救洛家兄弟。”

  汪桂感叹道:“经此一事,只怕太师一家都要投靠七王爷了。”

  皇后冷冷一笑道:“就算没有这件事,洛文渊一家投靠百里御风也是迟早的事,毕竟百里御风现在是他的女婿,若是百里御风将来坐上了那个位子,不但洛颜儿会成为高高在上的女人,他们太师府一家也会跟着鸡犬升天。

  哼!只是他们想的太简单了,本宫怎会让洛颜儿活着,怎会让他们如愿。区区太师府算什么,只要本宫有左相的支持便可。”

  汪桂赞同道:“左相的两个女儿都嫁给了太子,左相和洛威大将军一定会誓死效忠太子的。”

  皇后却叹口气道:“本宫为太子铺好了所有的路,就看他自己是否会好好把握了,若是再为了洛颜儿那个贱人犯傻,真的要让本宫伤透了心。”

  汪桂赶忙劝说道:“娘娘放心,太子迟早会明白娘娘的良苦用心。”

  “太子殿下到。”外面传来通报声。

  汪桂笑道:“娘娘刚说到太子,太子便来了,太子和娘娘还真是母子连心。”

  皇后笑了:“是啊!已经有好几日为未到畅儿了。”

  百里云畅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怒气。

  皇后看到儿子,嘴角扬起笑容:“畅儿来了,快到母后面前来,母后多日不见你,甚是想念你。”

  百里云畅却并未上前,而是眼神冷漠的注视着皇后。

  皇后见状询问:“畅儿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因为御书房的事?御书房的事母后听说了,畅儿放心,他们逃走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我们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百里云畅冷冷的讥嘲道:“母后的爪牙还真多,都伸到了父皇面前,就不怕父皇知道,治你的罪嘛!”

  皇后见儿子指责自己,叹口气道:“母后这么做不都是为了你吗?但凡你的权利之心大一些,母后何须如此劳神费力。”

  “所以母后为了权利,不惜对我身边的人下手,让我众叛亲离,不但要失去所爱,还要失去身边的朋友。

  是不是你又让凌云霄那个妖道控制了儿臣,让儿臣逼着璟宸去刺杀南华国公主,让儿臣身边连朋友都没有?”百里云畅气愤的质问。

  皇后却气定神闲道:“母后这么做,只想考验一下洛璟宸是不是背叛了你,也让皇上知道,百里御风他暗中已经勾结了太师一家,结果证明母后的猜测是正确的,洛璟宸果然背叛了你,他没有按照你说的去做,若是他没有背叛你,早就杀了南华国公主。

  事后,百里御风极力护着他,说明他们早就沆瀣一气了。

  畅儿,你还看不清吗?你所谓的爱人,早已移情别恋,爱上了别的男人,你所谓的朋友,早已背叛你,为别人效力了,而这个人,便是百里御风。

  百里御风是你最大的敌人,你不可再对他仁慈。”

  “够了,若不是母后一手操纵,颜儿怎会爱上七弟,璟宸又怎么会背叛我?

  你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不惜堵上两国的太平,我很庆幸璟宸没有听我的话杀了南华国公主,否则两国百姓将过上水深火热的生活,我和璟宸也会成为千古罪人。

  母后说的好听是帮我考验身边人,其实就是想彻底的断了我与颜儿的路,经此一事,颜儿再也不会信任我,原谅我,你还卑鄙的让人给南华国公主和七弟下媚药,不过好在你的计谋没有得逞,否则颜儿定会恨死我。我怎会有你这样的母亲。”百里云畅真的很绝望,他感觉自己的人生陷入一片黑暗,看不到光明,被困死其中。

  “你放肆,身为儿子,竟敢这样与自己的母亲说话,成何体统。”皇后气愤的训斥道。

  百里云畅冷冷的笑了:“儿子?母亲?你我之间还有母子情分吗?但凡你把我当儿子,便不会这般对我,从你算计我,让我亲手将颜儿推给七弟时,你便应该清楚,你我之间的母子情分已经越走越远了,而当你让凌云霄那个妖道控制我时,更是已经不将我当儿子了,我只是你手中的一枚棋子,你利用我去达到自己的目的,我的存在,只是你争夺权势的筹码而已。”

  “你不可以这样说母后,母后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将来坐上那个位子上的人是你,母后争母后抢,都是为了你。不,争抢的不是我们,是百里御风,你本就是嫡长子,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你所做的事,都是应该做的,是他百里御风和叶雪乐母子,要与我们争抢,我们只是在维护我们应得的东西。”皇后从未觉得自己做错什么。

  “如果不是母后一再的逼七弟,算计七弟,谋害七弟,他根本就没有谋反之心,他从小便与我说,他只想做一个臣子,帮助我治理天下,是你,是你非要事事防着他,让我疏远他,让我不要相信她,是你心生恶意,才会看谁都像意图不轨之人。

  明明是你嫉妒雪贵妃得宠,所以才会认为他们心思不正,却不知,真正心思不正的人是你自己。

  是你让我与七弟一步步走到了今天,是你让我失去了兄弟,爱人,朋友,我恨你。”百里云畅看着母亲,愤怒道。

  “你,你,你这个不孝子,母后为你做了这么多,到最后你竟对母后说恨这个字,我怎会生出你这样的儿子。”皇后也很气愤,觉得自己很不幸,事事不如雪贵妃,丈夫的宠爱不如她,连生的儿子也不如她。

  “唰!”百里云畅从衣袖中掏出了一把匕首:“既然母后对我这个儿子这般失望,那么就永远的失去我这个儿子好了,没有我,母后便不用这般费心费力,儿臣也不用活的如此痛苦。

  我在乎的人,也都不会再被你算计,陷害,一切的起因都是我,若是没有我,母后便不会如此的去算计,去伤害无辜。

  母亲或许觉得自己很不幸,有我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孩儿何尝不是这么想,我为何会有你这样的母亲,我真的很羡慕七弟,她有一个温柔的母亲,有一个从小疼爱他的皇姐,还有一个可以让他去呵护保护的皇妹,其实若不是母后从中挑拨我与七弟的关系,这些我也都可以拥有,是你毁了我的人生,没有颜儿,我的人生早已了无生趣,经此一事,你彻底的断了我与颜儿的路,也断了我活下去的勇气。

  母后,今生你我母子缘分就到这里吧!若是有来世,我们做一对贫民母子吧!母慈子孝,母后,儿臣先走一步。”话落,扬起匕首朝自己心脏的位置刺去。

  “畅儿不要——”皇后惊恐的大喊。

  “砰!”在百里云畅手中的匕首要插进身体里时,凌云霄突然出现了,手中拂尘一甩,一道白光袭来,百里云畅手中的匕首跌到地上。

  百里云畅捡起地上的匕首,怒视凌云霄愤怒道:“你这个妖道,孤要杀了你。”扬起手中的匕首朝国师刺去。

  凌云霄却不躲不闪,闭上眼睛默念几声咒语。

  百里云畅觉得自己的脑袋剧痛,手中的匕首跌落到地上,双手捂住脑袋,表情很痛苦。

  “我的头,你这妖道,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不会被你控制的。”蹲下身来去捡地上的匕首,可是剧烈的头痛让他痛的倒在了地上,在地上打滚。

  皇后看了很担心:“国师,千万不要伤了畅儿。”

  凌云霄走上前,拿出一粒药,捏开百里云畅的嘴。

  百里云畅想要反抗,可是头痛欲裂,根本没有力气反抗。

  凌云霄将药丸放进了他的口中。

  片刻后,百里云畅冷静下来,闭上眼睛,然后再睁开时,眸中阴冷无比,从地上站起身,看向皇后,恭敬道:“母后,儿臣还有事,先行告退。”

  “且慢。”皇后唤道,迈步向儿子走去,来到儿子面前,看着儿子问:“畅儿,你可知今日发生了何事?”

  百里云畅眼神冷漠道:“儿臣自然知道,百里御风勾结南华国公主,给洛璟宸洛璟阳洗脱了罪名,父皇竟信了他们的话。

  母后放心,儿臣绝不会放过百里御风的,儿臣告退。”转身离开了。

  看着儿子离去的身影,皇后叹口气,心里五味杂陈,不知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

  看向凌云霄询问:“国师,这是怎么回事?之前畅儿不是一直按照我们期望的做事吗?为何今日会突然变回他自己?”

  凌云霄恭敬道:“娘娘,虽然遮情蛊可控制住太子的心智,让他做娘娘期望的事,但若是他心中的爱意过深过浓,便会淡化这遮情蛊的功效,而让他心中真正的自己战胜遮情蛊,不被我们所控制。

  今日贫道在府中打坐,看到有关太子的遮情石出现异常,本是黑色,却突然有变红的迹象,便知大事不妙,立刻赶来了。”

  皇后松口气道:“幸亏国师来的及时,否则只怕畅儿会做伤害自己的事,现在畅儿体内的遮情蛊怎样了?”

  “娘娘放心,贫道已给太子服下了控制遮情蛊的药,已经稳定了殿下体内的遮情蛊。”凌云霄道。

  皇后点点头:“如此便好,有劳国师了。”

  “娘娘无需与贫道客气,贫道告退。”凌云霄离开了。

  店内只剩下皇后与汪桂,皇后气愤道:“畅儿让本宫实在太失望了,身为母亲,对孩子寄予厚望,可是他却一再的让本宫失望,逼的本宫不得不对他用此办法,他还指责本宫,本宫做这些,还不都是为了他。”

  汪桂劝说道:“娘娘莫要担心,太子还年轻,等他有了孩子后,便会明白娘娘的苦心,所谓养儿方知父母恩。希望太子妃和侧妃能早点给太子生个小皇孙。”

  “说起这个两个儿媳妇,也是让本宫头痛。畅儿有今天,都是洛颜儿害的,在没有认识洛颜儿之前,畅儿是那般的听话懂事,从不敢忤逆本宫的话,如今不但敢指责我这个母亲,还要在我面前自裁,太让我失望了。

  我这一辈子争强好胜,未出嫁前,从未输给各房的女儿们,进了宫,也是高高在上的一国之母,本以为生下儿子,我这一生便有依靠了,会一路顺利的从皇后到太后。

  结果,因为叶雪乐的出现,毁了我的一切美好,她不但抢走了皇上对我的宠爱,还生了个如此强势的儿子,遮住了畅儿的光芒,害的我不得不去费心的谋划。

  而她叶雪乐,什么都不做,她的儿子便成了人人敬佩的大英雄,再看看本宫的儿子,毫无争夺之心,只是一再的说自己不适合做储君,让我失望至极。

  我这一生从不肯认输,也没有败给过谁,结果却败给了自己的儿子。

  汪桂,你知道那种心情有多痛吗?

  身为母亲,谁想算计自己的儿子,可是他却太不争气了。”

  汪桂看着皇后如此气愤,心疼道:“娘娘的心情老奴可以理解,太子就是娘娘的命,所以娘娘才会对他寄予厚望,只是太子还年轻,还不理解皇后娘娘的良苦用心。”

  “唉!汪桂,幸好还有你在本宫身边,否则本宫连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洛颜儿,本宫觉得不能再留她了,药从现在开始,就不要给了。”皇后眸中闪过狠毒。

  汪桂眸中划过一抹算计道:“娘娘,这个月的药还是要给,既然七王爷如此在乎洛颜儿,只怕洛颜儿已将自己中毒之事告诉了他,咱们不妨再最后利用一下洛颜儿来扳倒七王爷。”

  “你有好办法了?”皇后眸中闪过喜色。

  汪桂立刻上前说出自己的想法。

  皇后听后笑了:“好,就按照你说的去办,洛颜儿那个贱人,就是个迷惑男人的祸害,之前迷得畅儿为她甘愿抛弃储君之位,几次与本宫闹僵。现在又迷得百里御风俯首帖耳,幸亏本宫明智,让她早早的从畅儿身边滚开,才让她有机会去迷惑百里御风。

  既然百里御风爱上了她,咱们不妨好好的利用利用这颗棋子。”

  “皇后娘娘说的是。”汪桂嘴角勾着邪恶的笑意。

  洛颜儿与百里御风从皇宫出来,去天牢接了大哥二哥,然后亲自送他们回太师府。

  父母得知大哥二哥没事了,亲自到府门口等着他们。

  梦昭华也来了,梦昭华得知这件事,着急的不行,准备让爷爷进宫去给他们求情,还好事情解决了。

  “怎么还没来?”赵玉琴担心的问。

  洛文渊安慰道:“夫人别担心,既然皇上已经赦免了他们,他们很快便会回来。”

  赵玉琴看向丈夫道:“这次多亏了七王爷,老爷待会要好好的谢谢七王爷。”

  洛文渊点点头:“夫人说的是。”

  “来了来了,是七王府的马车。”梦昭华指着远处的马车喊道。

  赵玉琴看着有辆马车驶来,由于距离太远了,不是太清楚,激动的问:“昭华,真的是七王府的马车吗?你没看错?”

  “是七王府的马车没错,璟宸哥哥他们回来了。”梦昭华很激动。

  很快马车便来到了太师府门口停下。

  门口等着的几人立刻迎过去。

  “宸儿,阳儿——”

  “璟宸哥哥——”

  马车里的人走下来,百里御风和洛颜儿先下了马车,然后是洛璟阳,最后是身受重伤的洛璟宸。

  赵玉琴赶忙走过去询问:“宸儿,阳儿你们可还好?在天牢里,他们可有为难你们?折磨你们?”看着两个儿子,心疼的落下眼泪。

  洛璟阳赶忙安慰道:“母亲莫要担心,我和大哥很好,七王爷给天牢里的人打过招呼了,所以没有人敢伤害我们。只是哥身上本就有伤,天牢里阴冷,所以大哥的伤势可能会加重。”

  “宸儿,我的宸儿——”赵玉琴看着虚弱的大儿子,伤心不已。

  洛璟宸忍着浑身的不适,勾起唇角,看向母亲安慰道:“母亲不必担心,孩儿从小习武,这点伤可以忍受。”

  “璟宸哥哥,你怎么伤的这么重,对不起!昭华昨日才得知你的事。”梦昭华看到洛璟宸这个样子,心里很难受,好在她平时够坚强,才能忍住没流泪。

  母亲赶忙替梦昭华说话:“幸好你们没事了,如果再晚一些,昭华就和卫国公进宫去给你们求情了,昭华为了你们的事费尽了心。”

  洛璟宸看向梦昭华,微颔首道:“多谢郡主关心。”

  “璟宸哥哥无需和昭华客气。璟宸哥哥快回府躺着吧!你伤的这么重,需要静养。”梦昭华催促道,是真的关心他。

  “对对对,快回府。”赵玉琴看着虚弱的儿子担心道。

  “没事就好,快进府。七王爷请。”洛文渊很恭敬客气。

  “岳父请。”百里御风也很恭敬。

  洛璟阳搀扶着大哥朝府中走去。

  回到府中,先请大夫给洛璟宸看了伤,上了药,大夫说虽然伤的很重,却没有生命危险,大家才放心。

  赵玉琴虽然很想留下来陪儿子,可是更希望多给儿子和郡主一些独处的机会,开口道:“郡主,麻烦你先留下来帮我照看一下宸儿,我有些话想和颜儿聊聊,你伯父和阳儿和七王爷也有些话要聊。”

  梦昭华自然明白赵玉琴的意思,心里很感激立刻应道:“伯母放心,昭华会好好照顾璟宸哥哥。”

  洛璟宸开口道:“母亲,不必麻烦郡主,孩儿没事。”

  “郡主不是外人,宸儿无需与郡主客气。”赵玉琴看了眼梦昭华,走了出去。

  大家也都很识相的离开了,房间内只剩下洛璟宸和梦昭华二人。

  洛璟宸看向梦昭华道:“公主不必将我母亲的话放在心上。”

  “什么话?”梦昭华拿个凳子坐到床前看着他问。

  洛璟宸没有看她,看着床顶淡淡道:“郡主聪慧,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你都伤成了这样,还不忘拒绝我吗?我梦昭华就这般入不了你的眼?”梦昭华看着他平静的问。

  “自然不是,在下与郡主说过,我心中已有她人,郡主莫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洛璟宸的语气很冷静。

  “我已经问过你弟弟了,连他都不知你有喜欢的人,足以证明你是为了拒绝我故意那么说的。”梦昭华不信,伯母那么希望他能早点成亲,若他真的有喜欢的人,大可带回来见家人,相信洛伯父洛伯母不会反对的。

  “二弟在家的时间很少,对我的事并不了解。他并不知道我的事。”洛璟宸淡淡道。

  “如果你真的有喜欢的人,为何不带回来?”梦昭华咄咄逼人的看着他质问。

  “她人并不在京城。”洛璟宸道。

  “就算不在京城,想要带回来,即便在天涯海角应该也阻拦不了你,可你却没有带回来,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你是故意说来骗我的,二便是她不适合你,或者她不喜欢你。若是第一种,我是不会放弃的,若是第二种,你明知不合适,又何必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呢!”梦昭华并不打算放弃。

  “我迟早会带她回来的。”洛璟宸是在对梦昭华说,也是在对自己说。

  看到他这个样子,梦昭华的心里有些慌,突然觉得他说的好像是真的,或许他心中真的住了一个人。

  不过只要她没见到那位女子,没亲眼看到他成亲,她都绝不会放弃。

  “璟宸哥哥,你口渴了吧!我给你倒杯水喝。”梦昭华不想再与他讨论这个话题,既然能有机会陪在他身边,想好好珍惜,不想再提别的女人打扰他们。

  “我不渴,郡主回去吧!”洛璟宸的态度很冷淡。

  梦昭华却坐了下来,看向他认真道:“我不会走的,我要留在这里照顾璟宸哥哥,这是伯母的意思。”

  “郡主是在浪费自己的大好年华。”洛璟宸冷淡道。

  “这是我的事,我不后悔,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养伤。你先休息吧!我就在这里看着你,你有需要可随时叫我。”梦昭华嘴角扬起灿烂的笑容。

  洛璟宸闭上眼睛,不再与她交谈。

  梦昭华则坐在床前静静的看着他,在心中道:或许走进你心中的路很远,很艰难,但我绝不会轻易放弃。

  璟宸哥哥,我知道你很累,你好好休息吧!我就在这里看着里,守着你。

  走出洛璟宸的住处,洛文渊看向百里御风恭敬道:“七王爷,可否请您到书房一坐?”

  百里御风颔首道:“自然可以,岳父无需与御风客气。”

  “七王爷请。”洛文渊恭敬道。

  “请。”百里御风与洛文渊一同朝书房的方向走去,洛璟阳跟在后面。

  洛颜儿和赵玉琴看到这一幕,相视一眼笑了。

  赵玉琴拉过女儿的手,由衷感叹道:“这次你大哥二哥的事,真的多亏了七王爷,是他出手相救,才让你大哥二哥这么快没事,你大哥伤的如此重,若是再在天牢里待几日,即便无罪释放,只怕也性命不保,七王爷这么做都是因为颜儿你,看得出他很在乎你。”

  洛颜儿脸上浮上两朵红晕,看向母亲道:“就算没有颜儿,我相信王爷也不会让大哥二哥有事的,因为王爷知道大哥是受太子指使,并非真心要刺杀南华国公主,而南华国公主心中也清楚,大哥在与她交手时,并未拼尽全力,所以才会让风风及时感到救了她,才会同意救大哥二哥。

  我相信大哥二哥遭此一劫,定能看清太子的真面目,做出正确的选择。”

  赵玉琴点点头:“颜儿说的没错,经过这件事,你父亲也该看清谁会成为将来的贤君明主。希望能及时醒悟。”

  “会的,颜儿相信大哥二哥是有福之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后大哥二哥飞黄腾达,爹爹和母亲就等着享福吧!”洛颜儿安慰着母亲。

  赵玉琴笑了,感叹道:“母亲这一生很知足,能嫁给你父亲,能有你们这三个乖巧听话的孩子,我很幸福,母亲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你们三个平安幸福,不求你们多有本事,只愿你们能事事顺遂。”

  “母亲,你放心吧!你这样善良,已经给我们积了很多福气,我们定会平安顺遂的。”洛颜儿甜甜的笑道,虽然自己还未成为母亲,但能理解父母的心情,父母对孩子的爱都是很无私的,有了孩子之后,他们最大的心愿便是孩子一切都好。

  洛文渊的书房

  百里御风和他一起来到书房,洛文渊突然朝他跪下来。

  百里御风立刻上前去搀扶他:“岳父不可。”

  洛文渊却阻止了他:“七王爷听臣把话说完。这次璟宸和璟阳的事,多亏了七王爷,臣应该叩谢七王爷,璟阳。”看向儿子。

  洛璟阳立刻走到父亲身边跪下,由衷的道谢:“多谢七王爷出手相救。”

  “岳父,二哥,都是一家人,无需这般客气,快起来。”百里御风再次去搀扶他们。

  洛文渊再次阻止道:“七王爷,之前我们有诸多得罪,还请您大人大量,莫要往心里去,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皇位继承就应该是名正言顺的,所谓名正言顺,便是立嫡立长,皇后的儿子才是正统的皇位继承人,经此一事才发现,自己之前想错了。

  并非因为太子这般对宸儿,臣才说这番话,而是太子的行为,真的让人很失望,也是我这个老师无能,未教育好他。

  不管他与七王爷之间有怎样的恩怨,都不可不顾两国百姓的死活,因为他并非普通男子,他这次的行为,只能证明,他并非贤君明主。

  所以臣想通了,不管是嫡出还是庶出,只要有一颗仁慈博爱的心,有一颗心系天下苍生的心,方能给百姓带来福祉。

  无需纠结在是嫡出还是庶出,若是将天下交给一个残暴不仁的嫡出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爆笑王妃宠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只为原作者水云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云行并收藏爆笑王妃宠翻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