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御风见洛颜儿迟迟不回,太子也出去许久了,不放心,出来寻找,远远的便看到了长廊里的二人,百里云畅握着她的肩,而她则注视着百里云畅,眸中有担心,有心疼。https://www.siluke.la

  洛颜儿,还说你和百里云畅没有关系。

  青绾看到了百里御风,立刻走上前去,盈身道“参见王爷。”

  若兰赶忙解释“王爷,您可千万别误会我们小姐,我们小姐和太子——”

  百里御风根本没有听完若兰的话,便转身离开了。

  若兰担心的看向青绾“怎么办?王爷肯定又误会了。”

  “别担心,待会与小姐说,让小姐与王爷好好解释解释。”青绾安慰道,其实心中却很担心。

  百里云畅听了洛颜儿的话,痛苦的摇摇头“不需要,我怕自己会伤害七弟,因为我,母后才会视七弟为眼中钉,若是被母后知道七弟要帮我,更不会放过你们。

  我这一生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唯一放不下的便是你,只要你和七弟在一起幸福,我便别无所求了。

  颜儿,快回去吧!我,我——”百里云畅闭上眼睛再睁开,眸中的温柔和深情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和阴狠。

  “百里云畅——”洛颜儿知道,真正的百里云畅已经不见了,眼前的这个百里云畅,是被控制后的百里云畅,立刻推开他的胳膊,与他拉开距离。

  “颜儿,你为何这样看着我,你在怕我?”百里云畅看着洛颜儿问。

  洛颜儿看着他,若不是亲眼所见,真的不敢相信,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便换了一个人,这和现代人说的人格分裂有何区别。

  不过不管是真正的百里云畅,还是被控制后的百里云畅,心中都有一个执念,那便是爱洛颜儿。

  看来百里云畅真的很爱洛颜儿,即便是被人控制了,洛颜儿在的心中依旧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虽然被控制后的他爱洛颜儿的方式很可怕,让人看了畏惧,却也证实了百里云畅对洛颜儿是真的很痴情。

  洛颜儿摇摇头“我,我不怕你,我知道你有你的身不由己,百里云畅,我要怎样做才能帮你?”忍着心中的害怕,好好与他说话,希望可以通过他对洛颜儿的深情,唤醒他,唤回真正的百里云畅,不让他再被人控制,不让他再伤害无辜之人。

  “颜儿是在关心我吗?颜儿,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我只希望你能回到我身边。”百里云畅看着她深情道。

  “百里云畅,你知道你现在被人控制了吗?现在的你,不是真正的你,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洛颜儿看着他询问。

  百里云畅笑道“颜儿,你在说什么?我不是真正的我?那我是谁?我自然知道我在做什么?颜儿,是不是百里御风与你说了什么?颜儿你不要听百里御风胡说,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尽快离开他身边的,我一定会除掉他的。”

  “百里云畅,你知道你刚才与我说的话吗?”洛颜儿简直不敢相信同一个人,转眼间变成了两个不同的人,就连说出的话,也是截然相反的。

  “我刚才说的话?我说了什么?颜儿何出此言?”百里云畅不解的问。

  洛颜儿打量着他的表情道“刚才你与我说,让我与百里御风好好在一起,你说你知道现在已经没有资格爱我,所以你希望我和百里御风在一起可以幸福。”

  “不可能,我怎会说这样的话呢?颜儿,你这玩笑太好笑了,我一直在这里与你说话,我自己说过什么话,我自己岂会不知。”百里云畅笑道。

  洛颜儿摇摇头道“看来我说什么,现在的你都不会相信。”眼前的百里云畅已经被控制,自己与他说再多都说不出什么的,冷声道“我该回去了。”

  “颜儿,既然你和百里御风闹了误会,何不趁此机会,让他给你一纸休书,永远离开他身边,这样我便可毫无顾忌的对付他了。”百里云畅道。

  洛颜儿眼神冷冽的看向他道“我是不会离开百里御风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此刻的你,我不想与你说什么,请让开。”面前的这个人虽然有着百里云畅的皮囊,内心已不是他了,与他说再多都是废话。

  “颜儿,你为何要对我这般的冷漠,现在百里御风又不在,你无需演戏给他看,你可以变回我爱的颜儿。”百里云畅拉住了洛颜儿。

  洛颜儿看向他质问“你可以变回曾经的百里云畅吗?你可知在洛颜儿的房间里,有很多你们在一起的画像,那些都是你亲手所画,然后送给她的,她小心翼翼的收藏着,曾经的你们的确很相爱,她也真的很爱你,可是现在,早已物是人非,我不是当年的洛颜儿,你也不再是曾经的百里云畅,就算你现在被人控制了心智,你也应该清楚,你和洛颜儿回不去了,何必再苦苦纠缠,若是你肯放下执念,说不定你便会解脱,便会挣脱开别人的控制。

  百里云畅,醒醒吧!如果真的想做一个好的储君,甚至好的一国之君,不要一再的错下去,回头看看你身边的人,还有多少人留在你身边?你把真心对你好的人都推开了,若是再执迷不悟下去,只会自掘坟墓。”推开百里云畅的手,离开了。

  百里云畅没有去追,头好痛,双手捂住头,在正义和邪恶之间挣扎。

  洛颜儿走到青绾和若兰身边。

  “小姐,你没事吧!”若兰担心的问。

  洛颜儿摇摇头“我没事,走吧!回殿里。”

  若兰看了眼青绾。

  青绾开口道“小姐,刚才王爷来过,看到你和太子站在一起,又走了。”

  洛颜儿无奈的叹口气。

  若兰安慰道“小姐别难过,只要你和王爷好好解释,王爷会相信你的。”

  洛颜儿不想让她们担心,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道“反正已经误会了,也不差这一次,不过我和风风闹误会的事,百里云畅怎么会知道?定是有人与他说了什么?这个人会是谁呢?”

  看向青绾和若兰问。

  青绾想了想道“今日七王府就来了王爷,小姐,奴婢和若兰,我们是不会说的,王爷和小姐也不会对外人说,小姐说贵妃娘娘之前好像知道了,而叶小姐会不会从贵妃娘娘那里得知?”

  洛颜儿立刻点头“很有可能是叶沐蓉听母妃说的,但是叶沐蓉和太子并不熟,不可能与太子说,但是叶沐蓉和洛清荷却是熟悉的,上次二人还联手要对付我,只怕这件事,也与二人脱不了关系,定是叶沐蓉告诉了洛清荷,洛清荷又自己揣测了一番,猜到了我和风风闹误会,是因为初二回娘家,与太子碰面之事,这两个女人,平时没什么本事,在这种事情上,脑子还是挺好使的。走吧!”

  “小姐,既然已经猜到了是她们,你打算如何对付她们?”若兰好奇的问。

  洛颜儿摸了下她的小脸道“现在只是咱们的猜测,无凭无据的,能做什么?小心防着她们呗。”

  重新回到大殿内,洛颜儿回到百里御风身边坐下,他浑身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让洛颜儿感觉自己置身在北极。

  洛清荷看到这一幕,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洛颜儿看向她。

  洛清荷得意的朝她挑挑眉。

  洛颜儿不客气的赏了她一个大白眼。

  蓝宇灏见洛颜儿回来了,端起酒杯看向二人道“七王爷,七王妃,我敬你们一杯,多谢你们这些日子对皇妹的照顾。”

  百里御风端起酒杯道“南华太子客气了。”

  洛颜儿嘴角勾着好看的笑容道“应该是颜儿敬南华太子,多谢太子的救命之恩。”

  “七王妃娘娘客气了。”蓝宇灏淡淡一笑。

  三人举杯喝下杯中美酒,洛颜儿酒量不好,只喝了一点点。

  蓝宇灏又道“听臣妹说七王妃娘娘很会做生意,而且做出的东西很受顾客的欢迎,若是有机会,希望可以和七王妃娘娘合作,将七王妃娘娘发明的东西引进我们南华国,互通贸易,共同致富。”

  洛颜儿笑道“这件事太子应该和父皇好好商议,我只是一个小女子,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至于两国互通贸易之事,我可不懂。”看向皇上。

  皇上龙颜大悦道“两国既然已结盟,互通贸易对两国的发展都有很大的好处,朕没有意见,现在风儿没什么事做,这件事就由风儿与南华国太子洽谈吧!正好你们也认识,商谈起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阻碍,商场上的事风儿可能不太了解,可以多请教颜儿和十七弟。”

  “是。”百里御风恭敬道。

  洛颜儿看向他,朝他得意的挑挑眉。

  皇后听到这话,很是生气,百里御风在反省期间,皇上竟让他参与两国之事,而且还是这么重要有油水的事情,这偏袒的也太明显了。

  可是当着南华国使臣的面,皇后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另作打算。

  晚宴结束后,众人纷纷离开皇宫。

  皇上派人护送南华国太子和公主回驿馆。

  洛颜儿和百里御风一同乘坐马车回七王府,回去的路上,洛颜儿看向百里御风问“听青绾和若兰说,你看到我和太子在一起说话,又误会了?”

  百里御风一副懒得搭理她的表情。

  洛颜儿叹口气道“你这个男人的度量和胸襟还真不是一般的小,我和百里云畅真的是清白的,我再向你解释一次,若是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但是通过今日的聊天,我可以确定,百里云畅的确被人控制了心智,他前后判若两人。

  开始的他,是很阴森可怕的,说着说着,他便变回了真正的百里云畅,温文儒雅,眼神里都透露着温和,那个时候的他告诉我,要远离他,他说很多事他自己都无法做主,他不想伤害我们,却身不由己,他祝福我们幸福。

  后来他又变回了那个可怕的百里云畅,听他的言外之意,是皇后让人控制了他。

  有皇后那样一个母亲,百里云畅真的挺可怜的。”

  百里御风看向她,冷冷一笑,质问“心疼他了?看来你心里爱的人始终是他,若是有一天他变回了你曾经深爱的百里云畅,你是不是会义无反顾的回到他身边?”

  “百里御风,你有完没完啊!我说了,我不是洛颜儿,所以我和百里云畅根本没有你想的那种感情,若我真的是洛颜儿,我又怎会同意嫁给你,虽然你对之前的洛颜儿不了解,但也算是认识吧!她是那种深爱着一个男人,却转投另一个男人怀抱的女人吗?

  平时看着你挺精明的,怎么遇到感情的事就变成二傻子了呢!不对,你在你们兄弟里排行老七,你是七傻子。”

  “所以你很后悔嫁给我这个傻子,在你心里,太子才是最好的吧!”百里御风冷冷道。

  洛颜儿气愤的瞪向他,然后转过头去,气愤道“我懒得理你,你想生气就生气吧!爱怎么误会就怎么误会吧!我实在没有那么多精力和你解释。”

  百里御风闭上眼睛,也拒绝和她交流。

  二人就这样赌着气,一路上都没有再说话,到了七王府之后,一个回静兰苑,一个回了腾风院。

  青绾若兰和林翼飞霜见状,很担心,可他们只是下人,又能做什么呢!

  洛文博和谢氏回到左相府之后,洛文博本打算回自己的住处,却被谢氏叫住了“你先等一下,我有事情要与你说。”

  洛文博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谢氏问道“夫人有何事?”

  “洛文博,我不管你对那个女人有多痴情,但请你告诉她,不要让她欺负我的女儿,她的儿子不待见牡儿,伤害牡儿也就算了,她若是也跟着欺负,别怪我对她不客气。”

  “谢溪语,你什么意思?我看你是疯了。”洛文博听了她的话后气愤道。

  谢氏冷冷的笑了“只要有关她的事,你便这般的护着她,你对她痴情了一辈子,你又得到了什么?除了被她利用,还有什么?她可曾让你碰过一下她的手?”

  “你闭嘴。”洛文博愤怒的扬起手来。

  谢氏怒瞪他,洛文博气的手颤抖,却落不下来。

  谢氏冷冷的笑了“想为了她打我是吗?你打啊!洛文博,今日若是你敢打我,我定会让你和她付出惨痛的代价。”

  洛文博放下手,冷声道“谢溪语,你少威胁我,我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右相,她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你以为我真的会害怕你的威胁?”

  “是吗?我一个女人,的确不能把你们怎样,但你不要忘了我的娘家,太子冷落牡儿,已经让我的父亲和兄长不满了,前几日还修书来问,为何侧妃都怀上了太子的孩子,牡儿却没有动静,我已经把太子冷落牡儿的事告诉了他们,他们听后很生气,若是我再说点别的,你说我的父亲和兄长还会支持太子吗?

  失去了我谢家的支持,皇后对你又会是怎样的态度呢?

  你一个区区左相,又能有多大的权利?这些年,她之所以待见你,利用你,还不是因为我,因为我们谢家,否则,你以为她真的想搭理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若是你对她没用,说不定有一天她会亲手杀了你。”谢氏冷冷的讥嘲道。

  洛文博却一脸认真道“若是能死在她手中,也算是我最好的结局。”

  谢氏听到这话愤怒的瞪着他,咬着牙道“洛文博,你还真是一条好狗。”

  “谢溪语,别惹我,把我惹急了,我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洛文博冷冷的威胁道。

  “你以为我会怕吗?嫁给你之后,我的每一天都生不如死,若不是为了威儿和牡儿,我早就不想活了,你这个无情又狠心的男人,对别人的女人,别人的孩子,如此的用心,对自己的妻子,孩子却如此的不在乎,你根本就不配做男人,既然这般爱她,想要看着她,干脆直接去宫里做太监好了,这样便可每天留在她身边了。”

  “你——”

  “我说的有错吗?她身边的那个汪桂不就是如此吗?我觉得那个汪桂比你更爱她,汪桂为了他肯自宫去她身边,为何你没有这样的勇气和牺牲精神呢?

  看到汪桂每天陪在她身边,你一定很嫉妒吧!

  这么多年来,她也没怎么得皇上的宠爱吧!漫漫长夜是怎么度过的,应该是和汪桂一起渡过的吧!你真的不嫉妒吗?”谢氏想尽办法的羞辱他们。

  “住口。”洛文博愤怒的将桌子掀翻在地。

  谢氏见状讥嘲的笑着,冷声道“洛文博,你们之间有没有见不得人的事我不知道,这些年来,我也早已对你死心,就算你和她在一起,我也不会过问的,我活着,只是为了我的儿子,女儿,若是她敢做伤害我女儿的事,别怪我无情,我的女儿是太子妃,是她的儿媳,我便会让谢家支持太子,若我的牡儿有三长两短,太子绝对会失去谢氏的支持。”说完这番话,懒得再看洛文博一眼,迈步离开。

  这个男人现在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他的兴衰荣辱,甚至是生死,都与她没关系。

  看着谢氏离开的身影,洛文博愤怒的握起拳头,眸中闪过一抹狠毒,而随着谢氏的身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夜色中,洛文博眼底的狠毒也渐渐的散去。

  回想起两个人之间的种种,的确是自己对不起她。

  当初费尽心思的去追求她,只因她和自己心中爱的女人长得有几分相似,还有那高傲的性格,也很像,加上她的家世可以帮助皇后,所以自己才会义无反顾的追求她。

  娶了她之后的前几年,还算幸福开心,可自从那次喝醉酒,自己不小心说出了自己心中深爱的女人,还有为何会娶她之后,她就再也不肯原谅自己了。

  关系一步步的恶化,便走到了今天。

  是自己对不起她,为了自己心里爱的女人,欺骗了她的感情,她的确应该恨自己,怪自己。

  当愤怒被愧疚取代之后,眸中的狠毒自然也就散去了。

  洛文博心烦意乱,来到了二姨娘的住处。

  其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爆笑王妃宠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只为原作者水云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云行并收藏爆笑王妃宠翻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