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夫人道“我们按照国师说的偷偷观察王妃,平时王爷在府中,王妃很小心谨慎,没有露出什么破绽,而就在年前,王爷被关进天牢那日,王妃觉得王爷不在府中,便露出了破绽,我们亲眼看到她从一面墙里走了出去,明明前面是一面墙,可是对她来说,像是前面什么都没有般,直接走了过去,消失在了墙里。https://www.siluke.la

  项夫人立刻点头“没错,我们也看到了,正常人绝对做不到那些,她肯定是妖怪,施了妖法,才能从墙里穿过去。”

  “你们所言当真?”凌云霄追问。

  二人点头如捣蒜“我们绝不敢欺骗国师大人。”

  凌云霄在心中想难道她炼成了神女秘籍?

  “国师大人,您今日能把洛颜儿那个妖怪给收了吗?”如夫人询问。

  凌云霄却在发愣,根本就没有听到如夫人的话。

  如夫人和项夫人见状,相视一眼,项夫人开口唤道“国师,国师——”

  凌云霄游走的思绪拉回,看向二人问“怎么了?”

  如夫人担心的问“国师为何发愣?是不是洛颜儿那个妖怪太厉害了,连国师也拿她没办法?”

  项夫人一听,担心道“那可怎么办?若是连道法高强的国师都收不了她,那岂不是任由她在人间作恶,那我们的命,岂不是随时都会没有。”

  凌云县开口道“两位夫人无需担心,若她真是妖怪,本国师自然有办法收了她。”

  二人听后,松了口气。

  项夫人追问道“那国师打算何时去收了她?今天可以吗?”

  凌云霄淡淡一笑道“今日只怕不行,一是贫道没有带收妖的东西,这收妖是需要作法的,贫道今日什么也没带,二是,一般能幻化成人形的妖怪,至少要几百年的修行,而洛颜儿不但可幻化成人形,还能与凡人成亲,这么久都没有露出破绽,可见道行不浅,这样的妖怪收起来,是要做法的,先在她的住处外布下一层层法,将她困在阵法中,没有机会逃走。

  三是,七王爷并不信怪力乱神之说,七王爷如今职务被收走,每天在府中,一旦贫道来府中施法,七王爷定会知道,定会命人将贫道赶出去,到时不但收不了妖怪,只怕还会因此得罪七王爷,被他治罪,所以要收洛颜儿,一定要找合适的机会,今日显然不合适。”

  “那什么时候才合适?妖怪一直在府中,真的很吓人,我和如姐姐自从知道洛颜儿是妖怪后,已经好久没有睡一个好觉了,担心她不知什么时候会来伤害我们,有时在府中见到她,我们真的很害怕。”项夫人声音颤抖道。

  凌云霄安慰道“两位夫人也不必太担心,贫道上次不是给了你们一人一个符吗?只要每天带着,妖怪便不会将你们怎样,贫道回去后会准备好作法收妖的东西,然后等待时机,相信用不了多久便能找到机会的。

  若是七王爷一直在府中,你们也可以想个办法将七王爷引出去,只要七王爷不在府中,贫道便可对洛颜儿施法,收了她之后,让七王爷知道她是妖怪,到时七王爷也不会怪罪你们的。”

  二人赞同的点点头。

  项夫人却为难道“我们平时根本不受王爷的待见,连见到王爷都很难,如何将王爷引出去啊!”

  凌云霄淡淡一笑道“只要有心去做,一定会找到办法的,这点贫道也帮不上两位夫人,只能看两位夫人的了,贫道因为与皇后娘娘走的近,七王爷不待见贫道,贫道是没有办法引七王爷出去的,但两位夫人在七王府中,还是有机会的。

  一旦两位夫人成功将七王爷引出王府,便派人去通知贫道,贫道会立刻过来给洛颜儿做法。

  贫道就不打扰了,告辞。”

  凌云霄起身离开了。

  “国师慢走。”二人颔首恭敬道。

  项夫人害怕的看向如夫人问“如姐姐,怎么办?本以为今日请国师过来,可将洛颜儿给收了,没想到收了她竟如此麻烦,留着她,对我们来说始终是个威胁。”

  如夫人安慰道“妹妹别怕,刚才国师不是说了吗?只要我们戴着国师送给我们的符便不会有事,我们现在要做的便是尽快找办法将王爷引出府,然后让国师有机会给洛颜儿做法。”

  “可以我们二人的处境,想将王爷引出府,谈何容易。”项夫人一脸为难。

  如夫人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道“或许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项夫人好奇的问。

  如夫人凑近她耳边低语。

  项夫人听了开心的笑了“还是姐姐厉害,这么快就想到了办法。”

  凌云霄从如夫人的住处走出来,看了眼静兰苑的方向,墨眸晦涩不明,喃喃道“这不是人的气息真的是从七王妃住处的方向传来的。”注视了一会儿,迈步离开。

  而静兰苑的旁边,便是白语琴住的雪静苑。

  洛颜儿很快便得知了两位夫人偷偷请国事来府中的事。

  “你说的是真的?”洛颜儿看向青绾问,自从百里御风受伤那次见到如夫人和项夫人,二人见到自己与平日大不相同,而且一脸的畏惧,她便觉得蹊跷,便让青绾多留意二人的举动,这些日子来二人还算老实,还以为是自己多心了,没想到今日竟偷偷请国师来府中,她觉得有些不正常。

  其实如夫人和项夫人早就想请国事过来说捉妖之事了,只是过年这些日子国师很忙,皇上让他去皇陵为历代先皇做法超度,昨日刚回来,所以今日她们便迫不及待的将人请来了府中。

  “青绾不敢欺骗小姐,青绾亲眼看到国师从如夫人的住处离开,因为若是修道之人,我怕靠的太近,国师会有所察觉,所以没敢上前,并未听到她们与国师说了什么?”青绾如实禀报。

  洛颜儿不屑一笑道“我能猜到她们请国师来的目的。她们一定怀疑我是妖怪,觉得我与传闻中的洛颜儿相差太多,所以想请国师来收了我。”

  若兰担心道“那怎么办?听说国师法力挺高的,他会不会真的对小姐作法?”

  洛颜儿笑道“傻丫头,我又不是妖怪,他作法我岂会怕他,若是他闲着没事,尽管做好了,姑奶奶还没有见过道士作法收妖呢!正好可以开开眼界,看看古代人是如何做法收妖的。”

  听洛颜儿这么说,青绾和若兰笑了。

  洛颜儿坏坏一笑道“你们说我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去看看如夫人和项夫人啊!她们如此关心本妃,如此替本妃操心,本妃若是不去谢谢她们,显得本妃多不懂事啊!”

  若兰笑道“小姐近来与王爷的事心烦,或许可以去找两位夫人解解闷。”

  洛颜儿指向若兰笑道“你这丫头,越来越坏了,不过说的却很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应该找那些不识趣的人放松放松。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走。”说走就走,起身朝外走去。

  青绾无奈的摇摇头笑了。

  项夫人和如夫人正在房内商议着她们的小心思,便听到外面传来通报声“王妃娘娘到。”

  胆小的项夫人一听,吓得手中的茶杯立刻掉到了地上,惊慌的看向如夫人问“如姐姐,怎么办?洛颜儿怎么会突然来这里,她平日里从来不会主动来找我们的。”

  如夫人努力的镇定自己的情绪道“妹妹先别慌,她定是知道了我们请国师来府中之事,所以过来质问咱们,如此便可证明,她真的是妖,害怕咱们找国师收了她,所以来打探情况,咱们要冷静,不可自乱阵脚,咱们手中有国师送的符,又是白天,待会咱们把下人都叫到房内,相信她不敢乱来的。

  现在王爷在府中,若是有人莫名的死亡,她脱不了关系的,她此时过来,只是来打探一下情况,待会咱们一口咬定请国师来不是来作法的便可。”

  项夫人听了如夫人的一番话,紧张害怕的心情好了许多“好,我听如姐姐的。”

  如夫人和项夫人将门打开,让下人们站在房内,门口,人多可以涨涨胆量和气势。

  洛颜儿走进品如阁,看到这架势,嘴角勾起了笑容,迈步朝如夫人住的厅堂走去。

  下人们看到王妃娘娘过来,立刻恭敬的行礼“参见王妃娘娘。”

  洛颜儿心情不错道“都不必多礼。”迈步走进了厅堂。

  如夫人和项夫人立刻盈身行礼“妾身参见王妃娘娘。”

  洛颜儿立刻走上前,准备搀扶二人“两位妹妹快免礼,又没外人,何必见外呢!”

  手要碰到二人时,二人吓得立刻把手收了回去。

  洛颜儿见状,也没生气,收回手道“两位妹妹不必多礼。”

  “谢王妃娘娘。”二人恭敬道,以前在洛颜儿面前很是嚣张,如今却乖顺的像小绵羊似的。

  洛颜儿知道这些都是假象,她们恨不得立刻治自己于死地,所以才会怀疑自己是妖,自己吓自己,竟把她们自己吓成这样,也很是有趣啊!

  “两位妹妹感情真好,每次见到你们,都是你们二人一起在府中逛,没想到私下里,你们也喜欢在一起,真是姐妹情深,本妃好羡慕你们啊!”洛颜儿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道。

  项夫人还是怕洛颜儿的,即便刚才如夫人给了她一番安慰的话,可是见到洛颜儿之后,身子却控制不住的发抖,害怕。

  如夫人的内心还算强大,看向洛颜儿笑道“王妃姐姐说笑了,若论感情深,还是王妃娘娘与府中的姐妹们感情深,别的府中,正室和妾室斗得你死我活,可是我们府中却相处的很和谐,这都是王妃娘娘的功劳,王妃娘娘不但在商场上的能力让人佩服,在管理王府上的能力也是让人折服,妾身从未见过如此会管理府中事务的主母,妹妹对姐姐佩服不已。”

  洛颜儿听了,开心的笑道“妹妹这样夸姐姐,姐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能得到妹妹的认可,姐姐还是很高兴的,两位妹妹有所不知,有人或许羡慕我与府中的妹妹们关系处的好,但有人却在背后议论,说我极有可能是妖怪,她们觉得人绝对无法做到这样的平衡。”

  “妖?”项夫人吓得身子更抖了。

  洛颜儿看向她担心的问“项妹妹,你这是怎么了?身子怎么抖的这么厉害?是不是姐姐刚才的话吓到你了,难不成给你也怀疑姐姐是妖怪?”

  如夫人见状,赶忙帮项夫人说话“王妃娘娘误会了,项妹妹她本来就身子弱,怕寒,这两天又感染了风寒,所以身子才会发抖,我们怎会怀疑王妃娘娘是妖呢!何人竟敢造谣说王妃娘娘是妖,简直不知死活。”

  洛颜儿笑道“别人如何议论本妃,本妃不在乎,只要两位妹妹相信本妃就行。项妹妹感染了风寒,可得好好的让太医给医治,虽然风寒不是大病,可也不能拖着,免得拖成了大病,让姐姐摸摸妹妹是不是有烧。”

  项夫人吓得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声音结巴道“不不不,不用了,我很好,我没有烧。”

  洛颜儿见状,故作不解的问“妹妹这是怎么了?好像很怕姐姐似的,姐姐又不能吃了你。”

  “什么?”项夫人只听到了后面几个字,吓得花容失色,而她的反应,则证实了洛颜儿心中的猜测。

  如夫人见状,刚忙训斥道“项妹妹,你大呼小叫的干什么,王妃娘娘是在关心你,你就算是受宠若惊,也不可失了礼仪。”

  项夫人立刻应声道“王妃娘娘恕罪,刚才是妹妹失礼了,妹妹从未为王妃娘娘做过什么,以前如对王妃娘娘如此不敬,如今王妃娘娘如此关心妹妹,妹妹真的是受宠若惊。”

  “妹妹说这话就见外了,咱们是一家人,姐姐关心你是应该的,两位妹妹与姐姐如此生分,是因为咱们平时走动的少,以后咱们多走动,便不会这么生分了,以后姐姐只要在府中,都会来看你们,你们也可以去看姐姐,要多走动,感情才会深。”洛颜儿平易近人道。

  如夫人笑的很是尴尬道“姐姐是大忙人,妹妹们平时怎敢去叨扰,姐姐也无需特意抽时间来看妹妹,妹妹承受不起,不管姐姐来不来,妹妹们都会在心中想念姐姐的。”

  “还是如妹妹会说话。以前姐姐总觉得你们二人不好相处,所以与你们走动的少,但经过这两次的接触,姐姐发现两位妹妹其实是很好相处的人,以后咱们姐妹之间一定要多走动,姐姐做生意发明了不少新奇好玩的东西,回去后姐姐让青绾给你们送来一些。”洛颜儿友好道。

  如夫人却立刻拒绝道“不用了姐姐,姐姐好不容易发明的东西,我们怎好意思收呢!我们平时也不喜欢玩什么玩具,就喜欢看看书,绣绣花。”

  “对对对。不必如此麻烦了,无功不受禄。”项夫人声音颤抖道。

  二人是担心洛颜儿送来到东西被施了妖法,所以不敢要。

  洛颜儿无奈的笑道“两位妹妹还是与姐姐太客气了,不过没关系,以后咱们熟悉了,相信姐姐不送,两位妹妹都会主动问姐姐要的。”然后看了眼房内房外的下人道“姐姐想与两位妹妹说说贴心话,可否让她们退下?”

  “不行。”项夫人立刻拒绝了,这么多人在,她都吓得说话不利索,若是让这些人退下,她岂不是更害怕。

  如夫人刚要帮项夫人解释。

  洛颜儿掩嘴一笑道“你瞧姐姐这记性,是姐姐不好,差点忘了之前妹妹说的话,之前两位妹妹说过,喜欢身边有人伺候,没有人在身边伺候会不习惯的,是姐姐考虑不周了。”

  项夫人和如夫人二人极其不自在的笑笑。

  “让姐姐见笑了。”如夫人道。

  “妹妹这样说就客气了,没事,有他们在也无妨,姐姐与两位妹妹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说。两位妹妹最近还在减肥吗?”洛颜儿话锋一转问道。

  二人点点头“没,没错。”不知道洛颜儿为何突然问这话,心里没底。

  洛颜儿听后嘴角的笑容加深道“难怪项妹妹的体质变得这般弱,才会感染了风寒,其实减肥不能盲目的减,否则会伤身的。姐姐这里有一款减肥药,对减肥效果极好,每天吃一粒,正常吃饭便可瘦下来,而且还不会影响身体的健康,今日姐姐过来,给两位妹妹一人带了一瓶,一瓶里有十粒,简单方便,味道又好,就像吃糖一样,两位妹妹一定要收下。”

  青绾拿出两个瓷瓶走上前,递给如夫人和项夫人。

  项夫人和如夫人见状,面面相窥,心里很害怕,没有接。

  洛颜儿见状不解的问“两位妹妹为何不要?是担心这药有问题?”

  二人立刻摇头。

  如夫人笑道“怎么会呢!只是平白无故收姐姐的东西,我们心里着实过意不去。”

  洛颜儿笑道“妹妹客气了,这样说姐姐可就生气了,一家人有什么过意不去的,收下。”

  项夫人见状道“王妃娘娘,妾身这几日感染了风寒,体重轻了不少,不需要这减肥药了。”

  洛颜儿却笑道“这药不止能减肥,还能强身健体呢!妹妹现在生病了,服用它正好,可让妹妹的病早点好起来,比吃那苦药可要见效的快。”拿过青绾手中的一瓶药,便要去拉项夫人的手塞在她手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爆笑王妃宠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只为原作者水云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云行并收藏爆笑王妃宠翻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