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洛颜儿在百里子轩面前拍拍手道“十七叔,醒醒行吗百里墨寒可是傲岳国的王爷,手中握有兵权,在朝中有职位,就算南华国公主选了他,也是南华国公主嫁过来,而不是他去南华国,不去南华国如何去贪南华国的钱再说了,百里墨寒那个阴狠的样子,只怕蓝羽辞不会喜欢。”

  “那可不一定,南华国公主不是喜欢小七吗其实小九和小七有时还挺像的,都是那种冷血无情之人,面瘫脸,心狠手辣,小九的长相也绝对能拿出手,说不定就和鱼刺公主看对眼了呢让贪王娶个败家的公主,到时把他贪的钱都给败光,想想就解气。”百里子轩恨不得将二人现在就推进洞房。

  洛颜儿白了他一眼道“你刚才还怀疑百里墨寒会有谋反之心,若是那样,你让他娶南华国公主,岂不是让他如虎添翼。”

  百里子轩立刻一副恍然大悟“对对对,不能让他娶鱼刺公主,否则他一定会勾结南华国,谋反篡位。还是小颜儿的脑子转的快,那你说让谁去追鱼刺公主好呢”

  “谁都不用去,姻缘之事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我也无权去干涉别人的感情,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相信风风,守住我与他的感情。”与其处心积虑的去进攻一个个敌人,不如做好防守,他是自己的,自己只需真心相待便可,若有一天他真的会为了别的女人背弃我们的感情,那自己也没必要去挽留,那样的感情,也不是自己想要的。

  “小颜儿放心,小风风永远不会背叛你的,他那个人我最了解,要么不爱,一旦爱了,便是永远,不管身边有多少诱惑,他都不会被引诱的,他的心,他的人永远只属于你,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百里子轩安慰道。

  洛颜儿笑着点点头“我相信。好了十七叔,你去忙吧”

  “好,我先走了,有事随时让人去找我,我随叫随到。对了,你相信小七是好事,但他身边的女人该防还得防,就好比刚才那个白衣女子,她会医术,又精通下毒,就算小七对她没有心思,可若是她对小七有心思,随便给小七下点毒,小七岂不是会乖乖就范。”百里子轩好心提醒道。

  洛颜儿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听到他这番话又提了起来。

  若兰见状,赶忙开口道“哎呀十七王爷,你不是急着挣钱吗小姐说了,时间就是金钱,你现在耽误的每一刻钟,都是金钱。”

  百里子轩赞同的点点头“没错,我现在就去找小夜。”拿着两份资料立刻跑走了。

  青绾看向蹙起眉头的主子,安慰道“小姐,你无需把十七王爷的话放在心上,只要你相信王爷,王爷定不会让小姐失望。

  王爷也精通医术,岂是别人能随随便便给他下毒的,也只有十七王爷不懂医术又不识毒,才会被轻易的下了毒都不知道。”

  青绾的话让洛颜儿松了口气“你说的没错,风风会医术,懂毒,就算白语琴真的是圣雪神医,也不能给他下得了毒,是我想多了。”

  “小姐,今日是清荷小姐嫁给太子的日子,小姐要不要回左相府看看”若兰赶紧转移了话题。

  “不去。”洛颜儿拒绝的干脆利索,不屑道“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庶女,怎配让本妃亲自去道喜,嫁过去也不过是个侧妃,而且早已撕破脸,没必要去逢场作戏,更不想过去看二姨娘那个得意的嘴脸。不过倒是可以送件礼物过去。

  青绾,你去寻本春宫图好好的包装一下命人送过去,给洛清荷做贺礼。”

  “这,不好吧”青绾有些犹豫。

  洛颜儿却心情不错道“没什么不好的,洛清荷会喜欢的,她嫁去东宫的主要目的便是勾引太子,我祝她一臂之力,她应该感激我。去办吧”

  青绾没再多言,盈身道“是”然后下去了。

  左相府

  今日左相府很热闹,虽然只是左相府的庶女出嫁,排场自然比不上当初洛清牡出嫁时,因为只是一个小小的侧妃,不管是排场还是礼仪都与太子正妃无法比,而且花轿也只能从东宫侧门抬进去,也无需进宫去行礼,但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来道贺。

  毕竟洛文博是当朝左相,洛清荷嫁的人又是太子,太子可不顾别人的议论在皇宫内宠幸了洛清荷,可见很喜欢她,将来说不定会取代长姐洛清牡的位子,成为太子妃,乃至一国之母,这都不好说,所以此时过来巴结巴结总是没错的。

  二姨娘看到这一幕,高兴的合不拢嘴,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骄傲的像个开了屏的孔雀。

  有人开心便有人生气,谢氏看到这一幕心中气愤不已。

  自己在左相府看到这一幕都气愤的不行,想到女儿在东宫看到这一幕,得多伤心呢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自己可怜的牡儿啊

  只怪当初没有狠心些,早点将洛清荷这个贱人铲除。

  “母亲,母亲。”一声浑厚的男子声音传来,然后便见一身深色劲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威儿。”看到来人,谢氏激动的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

  来人走到谢氏面前,单膝跪在地上行礼“孩儿参见母亲。”

  “威儿快点起来,一年了,你这一走便是一年多,母亲好生想念我儿。”谢氏将儿子扶起来,开心的湿了眼眶。

  “孩儿不孝,让母亲担心了。”洛威自责道。

  谢氏摇摇头“好男儿志在四方,你是有能力的孩子,所以才会被皇上重用,巡视边关,母亲为有你这样的儿子而自豪。快点让母亲看看你。”

  认真仔细的打量着儿子,心疼道“我儿瘦了。”

  “孩儿很好,母亲不必担心。”洛威安慰道。洛威身材高大挺拔,身为武将,自然是健硕结实的,长相也是英俊的,虽然不似洛璟宸和洛璟阳那般出众,但也算是一表人才。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谢氏欣慰道,看到儿子,心里便踏实了,在这个家里,丈夫她从未奢望可以依靠,唯一能依靠的便是儿子。

  “母亲,府中怎么这般热闹”洛威这一年多被派去巡视边关,所以并没有及时得到洛清荷嫁给太子的消息。回来便直奔母亲这里了,也未来得及询问府中是何人的喜事。

  不过他猜测应该是洛清荷的,左相府的孩子并不多,自己还未娶亲,至今还没有心仪之人,妹妹已经出嫁,洛清荷的年纪到了该婚配的年纪,而二姨娘的儿子年纪还小,还不到谈婚的年龄,只是不知洛清荷要嫁给何人。

  说到这件事,只见谢氏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今日是洛清荷嫁给太子做侧妃的日子。”

  洛威听了很震惊“嫁给太子做侧妃太子娶了牡儿为正妃,现在又要娶洛清荷为侧妃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牡儿怎会同意太子娶洛清荷做侧妃”自己妹妹的性子他自然了解,怎么可能同意这门婚事呢

  谢氏气愤道“还不是洛清荷那个贱人,背着你妹妹勾引太子,有了夫妻之实,皇上不得不为他们赐婚。”将这件事讲给儿子听。

  洛威听后很气愤“洛清荷那个小贱人,居然勾引太子,父亲居然不管,我这便去找父亲质问。”

  谢氏见状,一把拉住了儿子“威儿别去,事已至此,去了也已无济于事,现在是皇上赐婚,就算你去找你父亲闹,也改变不了什么,只会让你们父子之间生了嫌隙,让二姨娘和洛清荷他们得逞。”

  “难道就任由洛清荷那个贱人嫁去东宫与牡儿争宠吗牡儿看到这一幕该有多伤心”想到妹妹,洛威便很心疼。

  谢氏又何尝不心疼女儿,她最能理解女儿的心情,当初洛文博娶二姨娘进门时,她伤心的差点疯掉,砸碎了房内所有的东西,可那又如何,依旧改变不了什么,只能看着别的女人在他怀中笑,看着他对别的女人温柔以待。

  男人都是薄情的,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一辈子,谈何容易,在这点上,她是羡慕赵玉琴的,虽然出身卑微,却牢牢的抓住了二叔的心,对她宠爱有加,呵护一生,让多少女人羡慕。

  人人都拿她的出身取笑她,可是心中又无比羡慕她的婚姻。

  孩子乖巧懂事,丈夫疼爱有加,这是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可是能有几人能拥有,而赵玉琴却幸运的拥有了。

  若是可以,她情愿拿自己高贵的出身去换这一切,只可惜都是奢望,因为自己爱的男人一开始心便不在自己身上,即便自己再努力,也不能抓住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自己的心早已死,早已不再有奢望,只盼望着两个孩子能幸福,奈何天不遂人愿,牡儿与自己同样的不幸,也爱上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所以只能承受今日这一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爱的男人娶别的女人。

  身为母亲,虽然心疼,却无可奈何,根本帮不了她,若她嫁的是普通男子,自己还能找女婿谈一谈,奈何嫁的是当朝储君,自己无力阻拦。

  “威儿,事已至此,我们除了接受,还能做什么若是今日你将事情闹大,只会让牡儿以后更难做,会让皇上皇后觉得咱们不满这场赐婚,到时也会影响皇上对你的印象。

  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隐忍,虽然洛清荷如愿的嫁给了太子,但嫁过去也只能是个侧妃,依旧在牡儿的手下,到时我们只需提醒牡儿小心,帮她想办法压制住洛清荷,找机会除掉她,而现在,只能接受。”谢氏冷静的劝说道,身为母亲,她比任何人都要不满这场赐婚,都要恨洛清荷,可眼下恨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冲动只会把事情闹得更糟糕,只会对牡儿不利。

  “母亲教训的是,孩儿既然回来,便会好好保护母亲和妹妹,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们。”洛威看向母亲承诺道。

  谢氏感动道“威儿能这时候回来再好不过,否则别人还真以为咱们母子三人好欺负呢”

  “母亲放心,孩儿定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们。”或许洛威在别人眼中不是个好人,但在母亲面前绝对是个好儿子,是个好哥哥。

  “来人,让二小姐来我这里一趟,既然要出嫁了,身为母亲,自然要送她些礼物。”谢氏眼底闪过狠毒道。

  “是”立刻有下人去传。

  很快洛清荷便过来了,洛威回来的事她已经听说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对她来说是个威胁,为了今日能顺利的嫁到东宫,她必须步步小心谨慎,稍有不慎,只怕自己谋划已久的婚事会落空。

  所以听到谢氏传她过来,她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立刻便过来了,哪怕谢氏给她准备了刀山火海,她也要过来,只要不死,她今日定要嫁进东宫,摆脱掉谢氏,再也不让她欺负自己。

  这些日子洛清荷没少被谢氏欺负,每天都会被叫来这里受一顿残酷的针扎酷刑,即便痛的满地打滚,她也都咬牙忍过来了,因为她知道,挨过这些便能看到曙光,只要能嫁给太子,谢氏就再也奈何不了她。

  今天是她与太子大婚的日子,就算谢氏再恨,也定不敢要了自己的性命,顶多也就是折磨折磨自己,多痛苦的折磨,自己都能咬牙挺过去。

  一身红色嫁衣的洛清荷来到谢氏的住处,恭敬的盈身行礼“荷儿参见夫人,见过大哥。”

  洛威看向洛清荷冷声讥嘲道“你这个贱人,一年多不见倒是长本事了,居然敢和牡儿抢男人,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洛清荷听到这话赶忙跪了下来,自责道“夫人,大哥,荷儿知道自己出身卑微不该觊觎太子,可是荷儿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所以才会一时糊涂,与太子在一起了,是荷儿对不起大姐,荷儿向夫人和大哥保证,荷儿嫁去东宫之后,定不会与姐姐争宠,一定事事听从姐姐的,定不会主动去找太子,荷儿只求安然度日,绝不会做对大姐不利的事。”这种情况下,洛清荷只能装作楚楚可怜的求饶,方能自保,洛威的脾气她知道,冲动,暴躁,心狠手辣,若是激怒他,没自己的好果子吃。

  听到洛清荷的这番话洛威冷冷一笑道“算你识相,若是你做不到自己今日说的这些,我随时可要了你性命,别以为有太子为你撑腰,你不过是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庶出女儿,我可是大将军,牡儿是太子妃,母亲的背后有谢氏一族,太子定不会为了你一个卑贱的女人而与我们为敌的,所以即便到时我冲去东宫杀了你,太子也不会为你做主。”

  洛清荷恭敬道“大哥说的荷儿都懂,大哥今日的教训,荷儿定会铭记于心,绝不会忘记,到了东宫,荷儿只会帮大姐,绝不会与大姐为敌。”

  谢氏听了讥嘲道“这些年,你就是用这张楚楚可怜的脸,和这张巧舌如簧的嘴欺骗了我们,若早知道有今天,我一定会在你刚出生时便了结了你的性命,不会留着你碍牡儿的眼。

  别以为嫁去了东宫,我就奈何不了你,别忘了,你的母亲和弟弟还在我的手心里,只要你不老实,我可随时要了他们的命,你在东宫的一举一动,直接关系着他们的生死,所以你在做每一件事之前,最好想清楚了再做。

  既然要离开左相府了,身为母亲,最后再给你一次警告,免得你得意忘形,叶嬷嬷,邓嬷嬷别愣着了,开始吧东宫的花轿就要来了。”

  “是。”叶嬷嬷和邓嬷嬷取出银针,将洛清荷摁在地上,往她身上快速的一针针的扎去。

  洛清荷痛的在地上打滚,惨叫。

  洛威和谢氏看到这一幕,相视一眼,露出嘲讽的笑,洛清荷越痛,叫的越惨,他们越高兴。

  在洛清荷就要受不住昏厥前,两位嬷嬷才停止了这场刑罚。

  洛清荷努力的撑起自己虚弱的身子,跪下来恭敬道“多谢母亲教诲。”

  “记住今天的痛,才会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滚吧”谢氏阴冷道。

  “是”洛清荷再次恭敬的颔首,侍女巧儿将她搀扶起来,扶着她离开。

  走出谢氏的住处,洛清荷双手紧紧的握成拳,眸中闪着阴狠,在心中道老女人今日你在我身上留下的痛,它日我定会在你的儿子女儿身上十倍百倍的还回来,让你生不如死。

  “小姐,你还好吧大夫人他们怎么可以这么过分,今日是小姐嫁给太子的日子,大夫人也敢对小姐施行,她就不怕被太子知道吗”巧儿心疼的看着自己小姐,这些日子,小姐每天都会被这非人的折磨狠狠的折磨一次。

  “她自然不会怕,没有外人看到,就算我与太子说,她也可说不是她做的,还有可能反过来咬我一口,说是我陷害的她。

  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今日之后,我便是太子的人,再也不会让她有机会欺负我,羞辱我。我们快点回去,帮我好好的整理妆容,我要让太子看到我最美的样子。”成大事者必须能忍,此时的隐忍不是因为懦弱,而是因为反击。

  今晚她定要将太子留宿在自己房内,洛清牡和太子大婚,太子不曾与她洞房,若是今晚自己把太子留住,洛清牡一定会被气的半死。

  洛清牡,我们之间的战争,便从今晚开始,我洛清荷嫁去东宫之后,便不会再有你的好日子,我定会勾住太子的心,不会让太子踏进你房中一步,没有太子的宠爱,只空有太子妃的头衔谁还会待见你。

  洛清牡,我要做你心头的一根刺,让你痛不欲生。

  太子娶侧妃,太子自然不必亲自去左相府迎亲,所以此时百里云畅正在书房里说正事。

  洛璟宸站在书房内。

  百里云畅眼神冷漠的看向他道“今晚是孤娶侧妃的日子,晚上东宫会设宴,到时文武百官定会前来道贺,我也邀请了南华国公主,即便到时南华国公主不过来,也会派使臣过来,使臣一来,定会有南华国的侍卫保护,到时南华国公主身边的保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爆笑王妃宠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只为原作者水云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云行并收藏爆笑王妃宠翻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