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颜儿听了冷冷的笑了:“百里云畅,你说的是人话吗?我与风风是夫妻,他出了事,我就离开他,我还是人吗?我没有你这般冷血无情,既然我嫁给了他,便会与他夫妻一心,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我都会对他不离不弃,夫妻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绝不会抛弃他。https://”</p>

  百里云畅听到这些很生气:“颜儿,你不可以爱上他,你一开始与他在一起,只是为了帮我,现在我们就要除掉他了,你可以回到我身边了,你无需再继续留在他身边受罪。”</p>

  洛颜儿冷冷的笑了:“百里云畅,你是不是有幻想症?谁与你说我留在他身边是为了帮你除掉他?我爱他,他是我的丈夫,我永远不会离开他,伤害他,你若是犯病,请滚远点,老娘没时间陪你演戏。”</p>

  “颜儿,我知道你说的不是真心话,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你是在考验我对你的真心对不对?颜儿,不管到什么时候,我爱的人只有你,只有你。不管我身边有多少女人,你永远是我的最爱,我不在乎你做过七弟的女人,只要你肯回到我身边,我愿给你一世宠爱,我会独宠你一人。”百里云畅深情道。</p>

  洛颜儿却一脸不屑道:“老娘不稀罕,老娘活了这么多年,没有讨厌几个人,而你却是其中一个,百里云畅,一开始我对你虽然不喜欢,但还觉得你挺可怜的,现在却觉得你很可恨,洛颜儿怎么会爱上你这种男人,你根本就配不上他,不过你和洛清荷倒是绝配,听说她怀孕了是吧?恭喜啊!不过我奉劝你一句,为你们的孩子极点福吧!省得将来孩子生的孩子没。”</p>

  “颜儿,你是因为洛清荷怀孕了才生孤的气对不对?若是你在乎,孤现在就让人将她腹中的孩子打掉,孤不在乎与她的孩子,孤只想让你与孤生孩子,颜儿,莫要生孤的气好不好?”百里云畅将自己困在自己的想法中,不愿接受现实。</p>

  洛颜儿真的很无语:“百里云畅,你还是不是人?洛清荷就算再可恶,但她腹中怀的可是你的孩子,你竟说出这样的话,你还真够残忍可怕的,像你这种男人,也只有洛清荷才会愿意给你生孩子,我是风风的妻子,我只会给风风生孩。你真的病的不轻,去找个大夫好好看看吧!”这个男人简直就是神经病。</p>

  “颜儿是在关心我吗?我很好,没有生病,颜颜不必担心。”百里云畅嘴角扬起一抹笑意。</p>

  洛颜儿觉得这个男人是故意的,故意惹怒自己:“百里云畅,你是真听不懂人话,还是你根本就不是人?姑奶奶没那么多时间陪你浪费。”迈步要走。</p>

  百里云畅却拦住了她的去路:“颜儿,你肚子饿不饿?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吧!吃你喜欢的点心。”</p>

  “不用,我怕你给我下毒,让开。”洛颜儿愤怒的瞪向他。</p>

  “颜儿——”百里云畅伸出手要去拉她的手。</p>

  洛颜儿立刻往后退了一步,瞪向他冷声警告道:“百里云畅,这里可是皇宫,若是你敢对我无礼,我可要喊人了,若是被皇上知道你调戏自己的弟妹,父皇定会严惩你。”</p>

  “颜儿定舍不得那么对孤的,颜儿,你是爱孤的是不是?”百里云畅看着她,眸中是满满的深情。</p>

  洛颜儿无奈的叹口气道:“百里云畅,我对你真的是服了,服服的,一个装睡的人,是没人能将他叫醒的,你爱怎么想便怎么想吧!我真的没有精力与你废话,请让开。”</p>

  “颜儿,你承认你还是爱着我的?颜儿,我就知道你还是爱着我的。”一把将洛颜儿抱入怀中。</p>

  “你干什么,放开我,放手。”洛颜儿气愤的去推他,百里云畅却紧紧的抱着她。</p>

  洛颜儿心一狠,抬起腿朝着他的致命处踢去。</p>

  百里云畅一声闷哼,痛的松开了洛颜儿,弓着身子:“颜儿你——”</p>

  “哼!竟敢占老娘便宜,信不信我废了你。”洛颜儿愤怒道,越过她离开。</p>

  百里云畅眸中闪过阴冷的寒光,看着洛颜儿离去的身影,阴冷的开口:“你信不信我让百里御风看不到明天的太阳?”</p>

  洛颜儿听到这话,停下了脚步,转身愤怒的看向他:“百里云畅,你别太卑鄙了。”</p>

  “我如何做,就看你如何对我,我只想与你一起吃顿饭,难道连这个要求你都不愿满足我吗?你口口声声说爱百里御风,看来他的命在你心里,也不过如此。”百里云畅一步步朝她走来,讥嘲道。</p>

  “百里云畅,你真的很卑鄙,曾经的洛颜儿若是看到你这个样子,真的会很失望,不,是很绝望。”这个男人真的还是原主深爱的男人吗?</p>

  “住口,我不准你玷污我们的过去,过去的我们是那么的纯洁,我们的爱是那么的纯粹干净,即便你现在嫁给了百里御风,也不能抹黑我们的过去。”百里云畅愤怒的看着她吼道。</p>

  “原来你还在乎你和洛颜儿的过去,对,过去的百里云畅和洛颜儿真的很恩爱,他们的爱情很美好,很纯洁,让人看了觉得很甜蜜,可是现在的你,根本没有了百里云畅的影子,现在的你,就是一个魔鬼,可怕的魔鬼,我很为以前的洛颜儿庆幸,庆幸以前的洛颜儿死了,若是她还活着,看到你这个样子,该多伤心,多失望。”那次在太师府洛颜儿的房中看到那些有关她与百里云畅的画像,真的很美,那时的百里云畅,虽然自己不认识,但是从画上便可看出他是一个温文儒雅,谦逊有礼的君子,没有储君的架子,有的只是全心全意对洛颜儿的爱,那样的百里云畅,是儒雅迷人的,所以才会让原主对他痴迷。网</a>

  可是现在的百里云畅,简直就是一个恶魔,和画像中的他判若两人,不但穿衣的品位与之前不同了,这眼神也有了大大的不同,满脸的阴狠算计,让人看了便心生畏惧。</p>

  “百里云畅,以前的洛颜儿死了,现在的洛颜儿,只爱百里御风,永远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若是你真的还爱曾经的洛颜儿,为了她,回头吧!否则你连与她的那些美好回忆都会消失不见。”</p>

  “你住口。”百里云畅听了洛颜儿的话,一把钳住了她的脖子,愤怒道:“不准你说我与颜儿的过去,我与颜儿的过去永远都存在,永远不会消失,她永远在我的心里,脑海里,我每天都会让自己去回忆与她的点点滴滴,只有这样,我才能熬过每一个漫漫长夜,你竟敢说我与颜儿的美好回忆会消失不见,你怎么可以这么说?</p>

  我的颜儿永远不会死,她永远在我的心里。”</p>

  “你,你,你放,放开,放开,我——”洛颜儿被百里云畅钳着脖子,呼吸困难,脸色涨的通红。</p>

  百里云畅眸中闪着阴狠,冷漠,此刻的他,真的很可怕。</p>

  洛颜儿拼命的抬手拍打他的胳膊,希望他能松手。</p>

  可是百里云畅被愤怒包裹着,像是没有感觉般。</p>

  洛颜儿感觉自己就要不能呼吸了,感觉眼前开始变得模糊,开始发黑。</p>

  “太子哥哥,不要伤害颜儿,太子哥哥,不要伤害颜儿,不要做错事。”百里云畅突然听到耳边有人在和自己说话,这个声音——是颜儿的声音。</p>

  眸中的阴冷突然散去,眸中浮上温柔和深情,再看向面前的洛颜儿,惊得立刻松开了洛颜儿,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我这是怎么了?我为何要伤害颜儿?”</p>

  “咳咳咳——”重新得到呼吸的洛颜儿,一连咳了好几声,大口呼吸。</p>

  “颜儿,你没事吧!”百里云畅担心的走向她询问。</p>

  洛颜儿吓得立刻往后退了一步:“你不要过来,你这个可怕的魔鬼。”</p>

  “魔鬼?”百里云畅想到刚才自己钳着她的脖子要伤害她,自责不已,是啊!自己是魔鬼,差点伤了她。</p>

  “颜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想伤害你,真的不想。”百里云畅痛苦的看着她,眸中盛满自责。</p>

  洛颜儿打量着他,竟觉得面前的这个人与刚才的百里云畅不是一个人,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后,立刻摇摇头:怎么可能,分明就是一个人啊!若在不同的时间地点,或许还能说服自己说有人假冒他,可他明明一直在自己眼前,怎么可能不是一个人呢!</p>

  “百里云畅,你少假惺惺,少在我面前演戏,你这个可怕的恶魔,我是不会和你一起去吃饭的,就算我和你一起去吃饭,你依旧会做伤害风风的事,像你这种言而无信的男人,我才不会相信你呢!你若是再敢靠近我,伤害我,我一定会喊人的,让父皇知道你丑陋的一面。</p>

  还有,我一定不会让风风有事的,他只是暂时被关押在天牢,他很快就会出来的。”洛颜儿与百里云畅保持着距离吼道。</p>

  百里云畅一脸不解的看着她问:“你说什么?七弟被关进了天牢,为什么?他犯了何错?颜儿,你别担心,我会帮你想办法救七弟的,七弟一定会没事的,你可以让雪贵妃先去求求父皇,让父皇先放七弟回七王府,在天牢里不安全。”</p>

  洛颜儿听到这番话冷冷的笑了:“百里云畅,戏不错呀!风风有今日,还不是你和皇后一手策划的,现在却在我面前装无辜,装不知,你不觉得你这演技太拙劣了吗?</p>

  若你不使用卑鄙的手段暗害风风,风风即便在天牢也不会有危险,可是你很清楚,你一定会对风风下黑手的,所以就别在这里假惺惺了。”</p>

  “颜儿,我不会做伤害七弟的事。”百里云畅眼神真诚的看向洛颜儿说。</p>

  洛颜儿却一脸的不信:“百里云畅,虽然你的剧本不是很好,但是你这演技还真不错,现在与刚才还真是判若两人,不过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相信你。”这个男人不但有神经病,还有精分,太可怕了。</p>

  “颜儿,你和七弟在一起真的很幸福吗?”百里云畅看着她认真的询问。</p>

  “当然,我和风风很幸福,我们会一直享福下去,幸福一辈子。”洛颜儿眼神坚定道。</p>

  百里云畅听到了自己的心碎声,真的好痛好痛,不过只要她是真的幸福,他便放心了:“幸福就好,你放心,七弟一定会没事的,你先回府等着吧!七弟会平安回去的。”</p>

  洛颜儿打量着百里云畅,不知道他为何这么说,也不知道他又在玩什么把戏,但既然他肯放自己走,自己还犹豫什么,立刻拎起裙摆跑走了。</p>

  看着落荒而逃的洛颜儿,百里云畅的心真的好痛好痛,曾经深爱自己的颜儿,如今竟这般的怕自己,看来自己真的吓到她了。</p>

  “蓝蝶,魏峰。”百里云畅唤道。</p>

  贴身侍女和侍卫立刻出现在他面前:“殿下。”</p>

  “蓝蝶,你暗中保护颜儿回七王府。”百里云畅吩咐道。35xs</p>

  “是!”蓝蝶立刻去追洛颜儿。</p>

  “魏峰,你现在就去调集人来暗中埋伏在天牢外,若是有人对七弟不利,你就带人——嗯——”百里云畅的话还未说完,温润平静的眸子突然变得阴冷犀利。</p>

  魏峰见状,担心的问:“殿下,您还好吧!”</p>

  百里云畅的声音立刻冰冷道:“孤自然很好,你带人去埋伏在天牢外,等到晚上,将百里御风除掉。”</p>

  “殿下,你刚才——”</p>

  “刚才什么?你敢质疑孤的决定?”百里云畅看向他冷声质问。</p>

  魏峰立刻低下头恭敬道:“属下不敢,属下这便去安排。”立刻退下了。</p>

  百里云畅眼神阴冷可怕。</p>

  躲在暗中的凌云霄看着一幕,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意:“百里云畅,你想挣脱开遮情蛊简直是痴心妄想。”</p>

  青绾和若兰在宫门口等着洛颜儿,见小姐出来立刻迎过去:“小姐——”</p>

  洛颜儿看到她们松口道:“能看到你们真好。”</p>

  “小姐,发生了何事?”青绾担心的问。</p>

  洛颜儿将遇到太子的事说与她们二人听。</p>

  若兰听后很气愤:“太子太过分了,竟然要杀小姐。小姐,下次奴婢们再也不和你分开了。”</p>

  洛颜儿轻抚了下她的小脸道:“我以为在宫里不会有什么事,想着去安慰安慰母妃便出来,便没有让你们跟着,谁知道会遇到渣太子,早知道会遇到他,我便不进宫来了,好了,不说了,咱们快走吧!好怕那个变态的太子会追过来。”</p>

  立刻上了马车离开。</p>

  洛颜儿有些心神不安,回想刚才的百里云畅,真的给人两个人的感觉,风风说百里云畅本性不坏,不会做大逆不道之事,要杀自己之后的百里云畅,的确不会做大逆不道之事,他的眼神给人一种很善良,正直的感觉。</p>

  而开始出现的百里云畅,感觉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人真的可以瞬间精分?</p>

  以前只听别人说精分,今日算是亲眼目睹了,没想到世上还真有这种人,太可怕了。</p>

  皇后得知太子拦住了洛颜儿的去路,竟还说出为了洛颜儿要打掉洛清荷腹中孩子的话,很是气愤:“洛颜儿那个贱人,一日不死,便会影响畅儿一天,只有她死了,畅儿才能死心。</p>

  汪桂,你派几个人过去,将洛颜儿除掉,本宫不想再看到她,没有百里御风在她身边保护她,是除掉她的最好机会。”</p>

  “是!奴才这就去办。”汪桂立刻退下了。</p>

  当洛颜儿的马车行驶到一处无人的街道时,突然四名黑衣人从天而降,目的很明确,要攻击马车里的洛颜儿,来势汹汹,誓要取她性命。</p>

  青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爆笑王妃宠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只为原作者水云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云行并收藏爆笑王妃宠翻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