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文渊一脸认真道:“太子才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他是嫡出长子,皇位理应由他继承,七王爷乃庶出,是没有资格继承皇位的。gnshuwu.comhttps://”

  “可是太子他谋反篡位,害死了自己的父皇,这是大逆不道的乱臣贼子,这种人,怎么能有资格继承皇位呢?若是天下交到这种人手中,天下百姓只怕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洛颜儿替百里御风说话。

  洛文渊并未参与到太子的谋反中,所以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

  百里云畅因为喜欢洛颜儿,即便后来被人控制了心智,也尽量在洛文渊面前表现的温和儒雅,敦厚仁善,加上百里云畅是洛文渊的学生,他自然不愿相信自己的学生会是一个大逆不道的乱臣贼子。

  而皇后想利用太师府一家,自然也会在洛文渊面前表现的很端庄贤惠。

  所以洛文渊并不知道废皇后的真面目。

  加上哥哥罗文博从中挑拨,便认为这次的谋反,是百里御风一手策划,陷害太子,所以洛文渊心里一直是支持太子的。

  “太子是不是真的谋反,这件事还不好界定,先皇驾崩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没有多少人知道,至于七王爷手中先皇留下的诏书,说是让位给七王爷,也不知是不是七王爷威胁先皇写下的,若是先皇真的将皇位传给了七王爷,为何没有把虎符给他?爹爹听说,他派人到处找虎符呢!”洛文渊始终认为这次的谋反,是百里御风处心积虑策划的。

  不知为何,在百里御风面前时,总想着与他斗,可在外人面前,当有人说他的不是,她会毫不犹豫的帮他说话,护着他。不喜欢听别人说他的不是。

  “父亲可有与皇上接触过?可有了解过他?你真的觉得他是那种会为了帝位而弑父夺位之人吗?想必父亲对皇上的了解,都是听太子说,废皇后说,大伯父说的吧!而你却不曾与他接触过,所以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若他真是那种有狼子野心的无情无义之人,又怎会有那么多人支持他呢?又怎会顺利的坐上皇位呢?”

  “人都是善于伪装的,或许七王爷在人前表现得很好,而真正的他,充满了野心,因为在皇位面前,没有人能抵挡住诱惑。”洛文渊一时间还是不能改变自己的看法。

  洛颜儿知道,有些想法根深蒂固,不是亲眼看到自己忠诚的人作恶多端,他是不会信的,更?好何况太子还是他教出来的学生呢!

  “那么父亲觉得女儿是个善于伪装的人吗?会毫无缘由的帮百里御风说话吗?”洛颜儿看向父亲,嘴角勾着淡淡的笑容。

  洛颜儿看着女儿,眸中满是宠爱道:“我们的颜儿最单纯善良,不是会伪装的女子。”

  “可是我现在却帮百里御风说话,因为我知道他是一个好皇上,他每天为了国事忙到很晚,勤政爱民,这些女儿都看在眼里,女儿觉得像他这样的人,不会做弑父夺位之事,我相信他。”或许在感情上,他不解风情,但在国事上,他绝对是一位好皇上。

  洛文渊没再说什么,觉得女儿太过单纯,可能被百里御风骗了。

  “颜儿,今天能在太师府用了晚膳再走吗?”母亲不懂朝中之事,只希望女儿能快乐幸福,好不容易回来了,希望能多与女儿说说话。

  洛颜儿点点头:“好啊!”

  母亲见女儿答应了,很开心,立刻吩咐厨房多做些菜,多做些女儿喜欢吃的菜。

  洛颜儿知道,自己一时间也改变不了父亲的想法,只能慢慢来,至少自己一年之内无法离开这里,那么这一年里,她要保证百里御风坐稳这个皇位,若是他真的出了什么事,自己的下场只怕会很惨。

  若是自己的生意能很顺利,希望可以找机会与他和离,离开皇宫,这样不管他的皇位将来如何,都与自己没关系了。

  洛颜儿在太师府陪了父母一下午,晚上在太师府用过晚膳之后便离开了。

  青绾和若兰劝说小姐早点回去。

  可是洛颜儿却不愿这么早就回去,在现代的时候,年轻人都喜欢熬夜,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一到晚上,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吃过晚饭不一会儿就要睡觉,真的很无聊。

  今天好不容易出来了,说什么也得好好的逛逛,听说晚上青楼的生意很是火爆,再次换上男装,去了京城有名的青楼,怡香院。

  洛颜儿在这里看了表演,觉得这里的表演实在是太差了,然后去了后台,找到杨妈妈,给她们这里的姑娘排练舞蹈,并且给杨妈妈达成协议,若是她排演的舞蹈反应好,收入要与她平分。

  这一幕,与前世洛颜儿经历的一模一样,洛颜儿顺着心中的想法去做,收到的结果也是一样。

  洛颜儿领着姑娘们在台上跳了一舞之后,收到了很好的反响,大家纷纷朝台上扔银子扔珠宝,一场舞蹈下来,收入非常的可观。

  洛颜儿平分了一半的收入,并且与杨妈妈合作,以后有好的舞蹈,好的节目,可继续合作。

  回到后台换衣服时,洛颜儿忍不住说了句:“后面会遇到刺杀吧!”

  话音刚落,真的有几个黑衣人出现,要刺杀她。

  洛颜儿大惊失色,不解自己为何会突然说这样一句话。

  青绾见有刺客要刺杀小姐,立刻抽出腰间的配剑,保护小姐。

  这些黑衣人训练有素,一看就是专业杀手,青绾虽然武功不错,但一个人抵抗五六个黑衣人,还是有些不敌,就在黑衣人挥舞手中宝剑要刺杀洛颜儿时。

  突然进来一个身影,一把揽过她的纤腰,抱着她飞了出去。

  林翼和飞霜进来,与黑衣人交手。

  来人正是百里御风,抱着洛颜儿飞到了怡香院外的马车前。

  洛颜儿眼冒红心的看着他,真的好帅啊!本来就帅,用起轻功来就更帅了。

  百里御风看到她这一身衣服,眉头蹙起,这身衣服和她那晚在他面前跳舞时穿的衣服很像,只是颜色不一样。

  解下身上的黑色大氅,披到她身上,一句话也没说,直接上了马车。

  洛颜儿赶忙跟了过去,百里御风端坐在马车里,脸色阴沉。

  洛颜儿坐到旁边,看向他温声道:“你生气了?今晚谢谢你及时出现救了我,否则明年的今日,有可能便是我的忌日了。”岳老还说有危险的时候吹响骨笛,可是当危险真正逼近时,哪有时间吹骨笛啊!还是这家伙比较靠谱,远在皇宫都能及时出现,他是神仙吗?

  百里御风闭上眼睛,拒绝与她说话。

  洛颜儿见状,朝他身边又挪了挪,碰了下他的胳膊道:“百里御风,你有什么不满,或者有什么不开心的就说出来,别不说话嘛!夫妻之间最忌讳的就是冷战,这样是很伤感情的。”

  此时林翼他们已经把黑衣人解决了,马车开始缓缓的朝皇宫方向驶去。

  百里御风睁开眼睛,看向她,冷声质问:“你与朕之间有感情吗?”

  洛颜儿立刻点头如捣蒜:“有,当然有啊!臣妾有危险,皇上及时出现救了臣妾,这难道不是感情吗?说明皇上还是很在乎臣妾的。”

  “那你心里可曾在乎过朕?”百里御风质问。

  洛颜儿点头:“在乎,当然在乎啊!”

  “哪里在乎?”打量了她一眼问:“身为一国之母,穿成这样,在众人面前搔首弄姿,成何体统?”

  “我,我错了。”洛颜儿立刻认错,在这件事上,她的确没什么好为自己辩解的,在封建的古代,自己今晚的行为,的确会让他这个丈夫生气。

  可怜兮兮的看向他问:“皇上还有哪里不满的,尽管说出来,只有说出来,皇上心里才痛快,臣妾才放心。”

  “你不是答应朕,这种衣服只会在朕面前穿吗?为何会在这种地方穿?”百里御风再次说出自己的不满。

  洛颜儿赶忙挽住他的胳膊撒娇道:“上次皇上说臣妾的舞蹈好看,臣妾担心皇上是给臣妾面子,才故意说的,所以想在人多的地方试一试,没想到反响还挺好,看来皇上是真的喜欢臣妾的舞蹈,如此臣妾便放心了,臣妾这么做,可都是为了皇上,只有确定自己的舞蹈真的能让皇上喜欢,臣妾以后才敢继续跳给皇上看。”

  百里御风冷声道:“你倒是会给自己找借口。”

  “皇上,臣妾说的都是真的,臣妾的心现在都在皇上身上,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皇上着想。”洛颜儿表情无比真诚道。

  “把朕卖给别人,也是为朕好?”百里御风的声音陡然冷了几分。

  洛颜儿听到这话,吓得往旁边挪了挪,尴尬的笑笑道:“那个”

  “朕倒想看看皇后还能编出什么谎言来?”百里御风看向她。

  洛颜儿快速转动脑子,努力的去想,立刻想到了,赶忙说道:“皇上,臣妾这么多也是为了你,臣妾觉得那个香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可臣妾一个弱女子,十七叔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就算我们知道香姐不是好人,也拿她没辙,而且她还威胁我们说他们暗中有打手,她本是看上了臣妾,以为臣妾是男子,希望臣妾能去他们那里给他们拉客挣钱,臣妾一个小女子,若是到了那种地方,肯定很快就会被识破是女儿身的,到时候香姐肯定会一怒之下把臣妾卖了,若是那样,臣妾可能就再也无法回到皇上身边了,所以臣妾只能把皇上先卖给香姐,臣妾知道皇上神通广大又武功高强,香姐拿着卖身契去找你之后,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会将这种强买强卖的恶人给抓住严惩的。皇上现在没事,足以说明那个香姐已经被皇上给严惩了。”

  听了她的一番解释,百里御风竟无言以对:“如此说来,朕还要谢谢皇后?”

  “嘿嘿,谢就不用了,皇上若是真的感激臣妾,就赏赐臣妾一些银子好了。”洛颜儿不客气道。

  百里御风伸手敲了下她的头:“你这个财迷,竟敢把朕十万两银子给卖了,在皇后心中,朕只值十万两银子?”

  洛颜儿立刻摇头:“当然不是,在臣妾心中,皇上可是无价之宝,可那个香姐毕竟是个生意人,若是臣妾要太多,她也没有啊!所以只要了十万两。”

  听到无价之宝这四个字,百里御风心里的怒火散了大半,但这丫头的行为还是要小惩大诫的:“即便皇后这么做是为了朕,但行为有失一国之母的品行,十万两银子充公,皇后回去后,让礼仪嬷嬷们好好的教教你规矩礼仪。”

  洛颜儿听了,赶忙求饶道:“皇上,您息怒啊!饶了臣妾吧!臣妾真的知道错了。”她最怕的就是规矩礼仪的约束,而收走她的钱,也是她不能接受的,所以这两样惩罚对她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说什么也得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他改变主意。

  “既然知道错了,就应该接受惩罚。”百里御风的语气很严肃。

  洛颜儿却拉住他的胳膊晃道:“皇上,臣妾真的不想学规矩礼仪,那些宫里的嬷嬷那么严厉,像臣妾这种性格,若是被她们教,只怕不用三天,就会死在她们手里。”

  “休要胡说。”百里御风呵斥,听她说死,他的心里便莫名的一痛。

  “皇上,你从小也是在宫里长大的,宫里的嬷嬷是什么样,想必你比臣妾更清楚吧!虽然臣妾是皇后,可若是皇上让她们去教臣妾规矩礼仪,她们眼中根本就不会有臣妾,肯定会往死里的训臣妾。

  臣妾这细皮嫩肉,细胳膊细腿的,那经得住她们的折磨啊!皇上真的忍心吗?

  还是皇上想借助她们的手,将臣妾训死,皇上好立新的皇后?”洛颜儿委屈的嘟起小嘴。

  “又开始胡言了。你是朕的皇后,只要你乖乖做朕的皇后,不做背叛朕的事,朕答应你,永不废后。”百里御风看向她认真的承诺道。

  洛颜儿继续撒娇道:“既然皇上如此在乎臣妾,那就不要让臣妾学规矩礼仪了嘛!若是皇上觉得臣妾不懂规矩,以后臣妾多注意便是。皇上,好不好嘛!”晃着百里御风的胳膊,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百里御风最怕的就是她这样,无奈的叹口气道:“也罢!不学便不学吧!但那十万两银子,一两都不能少。”

  洛颜儿听了,又赶忙撒娇道:“皇上,臣妾都和你解释清楚了,臣妾那么做都是为了你,希望您能为民除害,让百姓更拥戴你,臣妾可是冒着生命危险与香姐谈的这笔生意,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皇上真的忍心将那十万两银子收走吗?

  而且那十万两银子,也不是臣妾一个人的,臣妾还分给了十七叔五万两呢!没有他配合臣妾,臣妾与香姐也做不成这个买卖啊!所皇上,您就把这十万两银子赏赐给我们吧!我们一定会在心里感激皇上的。”

  “所以皇后的意思是,规矩礼仪不学,十万两银子不交?”百里御风冷声质问。

  洛颜儿委屈道:“不是臣妾不交,而是臣妾觉得自己应该拿这五万两银子,对于皇上来说,为民除害,那可不是用银子能衡量的,皇上可是盛世的皇上,会缺这点钱吗?

  而且今日下午,臣妾去了太师府,给父母买了些礼物,五万两已经花了不少,现在已经没有五万两了。

  对了,臣妾还给皇上买了一样东西。”立刻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放到他面前道:“皇上,这是臣妾给您选的礼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爆笑王妃宠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的私有小娇妻只为原作者水云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云行并收藏爆笑王妃宠翻天最新章节